您的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思春的女孩
思春的女孩
>
第一话

小云是我的表妹,年龄小我两岁。我们居住的地方离不远,再加上家庭遭遇和我非常相似;她的父
亲在她年仅五岁时,就因为生肺癌而去世了,只留下表舅妈和年幼的她。其实,我和这位表舅妈也有过
一段不可告人的乱伦之恋呢!【请看:阿庆淫传之表舅妈与我】

我和小云自小就经常玩在一起,自然地就成为了一对无所不谈的好兄妹、好知己。从生活点滴到暗
恋的对象,甚至是在生理的好奇年龄期间,还讨论过男女自慰的技巧,彼此交换心得呢!因此,我们也
都知道对方的一些小秘密。

第一次跟小云发生了不寻常的兄妹关系,是在她读於国中十四岁的那一年。当时,我们就读於同一
间学校,家又住得很近,自然而然每天在上、下学时都会约好一块儿走的。我们培养出浓厚的友谊,常
聚在一起聊聊天,谈谈心事,感情真比亲兄妹还要好呢!

在「性」方面的观念,小云其实是非常保守和无知,并不是一个天生的淫荡妹妹。不过,我却常常
在有意无意地,灌输一些反传统的道德观念给她,故意以性方面的乐趣和歪论来诱导她。我除了对表舅
妈有意思之外,对於这位可爱纯真的小表妹,更是垂涎啊…

--------------------------------------------------------------------------------

第二话

我自从懂得人事之後,就一直对这位小表妹有着一种莫名其妙的心动感觉。当小云长变成为亭亭玉
立的少女时,我似乎是对她更着了迷。

更何况小云可算是天生漂亮的美女孩;有着标致可爱的五官,尤其是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一副楚
楚动人的模样。她的身材在当时虽然还略为娇小,但胸部却比一般同龄的女孩要丰满得多了。这样的一
个美少女,恐怕每个男生看了都会心动的!

事实上,追求小云的男孩子也真不少,不过都顾忌於我这一个过份保护她的护花使者,老随伴在她
身旁,盯着不放。这些的男生,面对着我这麽一个不好惹得表哥,也就逐渐地知难而退了!

我知道这样地暗恋着小云,并过份地卫护和隔离她和其他的朋友是不对的,却又无法拒绝我对她的
感情。我深爱着她,经常在矛盾之中犹豫不决,最後还是选择了继续地错下去。

老实说,我很清楚小云对我的感情也是执着的。从她那老是凝视着我的深情眼神,我可以认同到她
那寂寞、需求着关怀和爱的心态。所以那一次事件的发生,我其实并没有多费唇舌去诱导她,事情很自
然地随兴而发。

自小,表妹就知道我许多的小秘密。她知道我不喜爱穿内裤,在家中时更是常处「真空」状况,只
穿一条松散的小短裤。而我那小蛋蛋就常常会自裤沿边露出来,有时甚至於连那庞大的龟头,都会不小
心地溜了出来透透一口气呢!

就在这近几个星期里,被我发觉小云竟然有好多次,侧眼地往我那儿窥望着,而这举动也令我感到
极为兴奋,还常常有意无意地移动了姿势,好让小云在未被惊动之下,能够窥得一清二楚,满足她的慾
念。

这一天的星期六下午,表舅妈和小云过来我家,原来是她约了和母亲外出去SHOPPING。意
外地,平时最喜爱逛街的小云却没跟着去,反而拿了一大盒刚买的「大富翁」过来,要我和她一起玩。

在母亲和表舅妈离去之後,我和小云便坐在地毯上,双脚交叉地,悠闲地丢着骰子玩了起来。我们
一边玩着、一边就闲聊起一些无聊的事情。聊着、聊着,我们的话题又转到「自慰」上的争论。

小云坚持说只有少数的女生会这麽做,说什麽自慰是所有臭男生的专利权。我一听,当然就立即反
駮,也不管是有根据或是胡说乱盖地,滔滔地提出了一连串的歪理,硬说女生的自慰次数其实比我们男
生还要来的多,令得小云无可回应,直嘟着小嘴,不久便爆发了出来!

「哼,阿庆哥哥,那你为何每天不穿内裤,又只穿这麽短的裤子,这不是为了方便,随时可以掏出
你的小弟弟来玩吗着嘿嘿…你看,那可憎的东西又溜了出来,是故意地在「炫耀」吗着」小云赌气地,
笑着顶冲了我几句。

「哪…哪有啊着是你自己老爱偷看人家的。你自己…还不是一样!总是穿那麽紧的T恤,是怕别人
不知道你的胸部大是吗着也不知是否没穿胸罩,连那又尖又挺的乳头都隐显出来咧!」我被她说到了痛
脚,也就故意胡说八道地还了她一招。

「哪有着人家…只是有点大而已,我都有穿BRA的,那会像你那样连整颗的小蛋蛋都跑出来了!
啊哟…你看看,那上面还有毛毛咧…」

小云一边用言语分散我的注意力、一边居然伸过手来,攻进我的双脚之间,并用手指重重地弹了我
的小肉蛋一下,疼得我叫喊了出来。

「噢!痛…痛死啦!你…你这小坏蛋,看我会怎麽地对付你…」我说着,便向小云扑了过去。

其实,小云今天穿的裙子也很短。我扑过去本是想要把她的裙子给拉下来逗逗她,开开玩笑。然而,
没想到一把手深入她的短裙扯拉的同时,居然意外地连她的小内裤也给扯脱了下来。

小云慌得急忙用手尝试遮蔽着赤裸的下体。然而,那雪白的大腿内侧和丰盛的黑森林成了绝大的对
比,不是只用手就能完全遮掩住的。她的阴毛,竟然还比我的更为茂盛呢!

「好啦…好啦…快把裙子还给我!人家…人家不跟你玩了啦…」小云半生气、半羞愧地,哀求道。

我此刻才不会让她穿回去呢!我很喜欢小云,尤其是现在她红着脸颊害羞的样子,更是令我激发出
我男性副尔蒙的兽行分泌。我老早就一直在等待着机会,所以经常故意用身体去开她的玩笑,像是有意
无意地碰碰她的大胸部、摩擦她的圆弧屁股等的动作。

我笑了笑,假装把裙子递过去给她的样子。小云果然失去了戒心,在不注意稍微把身子靠过来时,
我便突然极速地扑了过去,让她来个错手不及,完全无法来得及抵抗。

我用高大的身躯压倒她,一手强硬地板开她的手、另一手则游向她的私处,狂妄地摩擦那嫩滑带有
点儿润湿的阴唇、并也同时地揉弄她那堆黑油油的嫩阴毛。

而正当我还怕她做出抗拒的同时,小云竟然趁我下半身没有防备,趁机隔着我的裤子,把手伸下来
也开始使力地搾揉着我略那正微微勃起的老二。我真的感好惊讶,竟没想到小云会对我做出「反击」!

「呀!你这小女色狼啊!嘻嘻…别猴急,等我解开裤子,你这样会弄疼我小弟弟的!」我一边笑、
一边暂时阻止她的举动。

小云似乎等不及了,不等我动手就自个儿解开了我的裤头,并一把拉我的短裤,那膨胀的大阳具就
如溺水多时的乌龟一样,突然弹了出来透口气。小云一见,竟然老大不客气地,用嘴整只地把它给含住,
犹如在吃这世上最好味的冰淇淋一样,拚命地又吸、又啜…

没想到一个十四岁的处子,反应居然会如此地大、如此地狂热。我是在事後问及她时,才知道原来
小云这小妮子,经常趁她母亲外出的时後,偷拿母亲的色情带子来看,所以对这半生不熟的性爱的姿势,
也略有见解。

小云虽然很积极地吸吮、含啜着,但究竟是还很生疏。有可能是她嘴里头有破蛀牙的关系,牙齿就
时不时地割疼了我的肉棍!然而,我并没有说些什麽,反而放松身子,让她可以尽情地吹啜。

我也在这时,熟巧微妙地为她脱去身上所剩的其他衣物,并把自己也给脱得赤裸裸地。我又继续揉
动她的私处,两个人就这样在地毯上扭成一团,最後形成了「69」的姿势…

--------------------------------------------------------------------------------

第三话

我开始用手指拨弄小云浓黑的阴毛和稚嫩的粉红阴唇,然後轻轻地揉捏她硬凸的阴核。很快地,我
就让对方喘息呻吟了起来。只见她震动的身躯,颤抖地在地上「嗯嗯」地浪叫着,嫩红的润穴里直流出
一滔又一滔的淫水。

「哎哟!小云…平时看你有多清纯,原来是如此的淫荡!嘻嘻…你瞧瞧,这麽快就湿成了小溪。你
一定是感到很舒服吧…」我说着,并用中指从她的私处内,挖掏出阵阵的淫水来,然後把整根沾黏着爱
液的手指递过去逼她看着,羞逗得她的脸蛋都红了。

小云嘟着小嘴不再理会我的嘲笑,她不甘示弱地又开始着反击;学我用手指抚弄我的龟头,接着还
将手指甲点插着龟头的缝隙。反正我对她做了什麽,她就以牙还牙,也对我做出相同的事。她并用那纤
细的嫩手,使劲全力地疯狂抽弄着我挺立的肉棒,令我兴奋得差点儿就快要爆发开来…

是怎麽回事啊着想令老子提早交货吗着哼,开什麽玩笑!我今天可还要好好地玩你一玩,享受一下,
也让你爽得呼天又唤地。

我将小云给提了起来,把她抱放在沙发上,然後自己则蹲跪在她那雪白无暇的美腿之间,慢慢地用
食指抽插她的阴道。那儿渐渐地越流越多的淫水出来,我再把中指也一起给插了进去,并加快速度,在
她的阴道肉壁中翻搅。我的另一只手也不闲着,并随着抽插的节奏,按摩着她已经兴奋得突肿起来的阴
核。

小云被我搞得很舒服,双腿微微地颤悠抖动着,淫水更加大量地滔滔流出。不过她也还挺会忍耐,
一边除了发出微弱诱人的淫叫声,还一边用手自我抚摸起那一对美乳。

「啊…啊…轻一点,阿庆哥哥…喔喔…你…你戳得人家有点疼!嗯…嗯…嗯嗯…」小云嘴虽然是这
麽说,但下身却摆晃得厉害,似乎恨不得我把整只的手,都给插进她的润穴里去。

「嘿…小云,你看!你那清纯小百合都湿得透透的了!来,让哥哥来为你舔乾净它。」说着,我便
大口大口地吸吮着那一堆的淫水。

「喔…喔喔…喔喔喔…」小云爽得闭起了双眼,呻吟的声音轻轻柔柔地,听起来即淫荡、又吸引人,
刹是好听极了。

看她如此地投入,我誓言今晚一定要让她享受一下前所未有的高潮!

趁她紧闭双眼之际,我立即提起勃得粗大的肉棒,并用手指翻开小云的红嫩阴唇,然後以龟头摸索
於她穴缝之间。当小云察觉到阴道口似有粗壮的异物顶住、隐约要塞入时,那种真实的感觉,不禁令她
初次感到了有些心寒。

小云处女的恐惧心态终於在此刻涌现了。然而,一切都太迟了,我那膨胀得火热般的肉肠,已经整
根地强行推插而入,并狂妄地一进一出肏着小云的润湿小浪屄,把她那紧凑的淫唇,给戳得翻进又翻出


「啊…阿庆哥哥…不…不要啊!啊…啊啊…哥哥,好疼…疼死我了!鸣…鸣鸣…好疼啊!」小云被
戳痛得哭泣出声来,开始哀求起来。

我低头一望,只见小云的下体流出阵阵的血丝黏液,看得我也有些被吓了一跳,立刻缓慢了抽插的
动作。虽然我晓得小云还是处女之身,然而流出的血,数量之多,却也不禁地令我看得有些悚然。

「嗯…嗯嗯…哥哥…别…别停下来啊!摇…摇一摇,不过别像刚才那样粗暴、冲动!我可是…被…
被你戳得好痛啊!」

「好妹妹,乖…我会温柔些的!来,让哥哥好好地疼爱你吧…」

我很快地又动了起来,缓缓地推动着壮腰、摆晃起屁股,令老二慢慢地插进又抽出。没一会儿,小
云的嫩穴就流出了许多的淫水,她只觉得一根粗大的东西把阴道给塞得满满地,并且那起初的痛楚逐渐
演化为阵阵的快感,那种感觉好真实啊!

「啊…啊啊…嗯…啊啊…」小云不由得大声呻吟了起来。

我此刻可以感受到小云的润穴,已经开始接纳我那大肉棍的戳插,亦明白她为什麽会发出这般浪荡
的呻吟声。我开始调整着抽送的速度,由慢而快、从温和的推送转化为狂暴的戳插,把小云的高潮推上
一峰又一峰,爱液和处女血丝混淆的淫水,滔滔地流出,还在沙发上弄湿了一大块!

干了大概半个多钟头,几乎把小云给干的都快乐昏了过去。我这才感到龟头一麻,抖了几下,慌忙
把老二从阴道里抽出,对准着小云那可爱的颜面,一股热精便喷射而出,洒了她满脸。大量的液体,沾
的她满脸都是;嘴唇、眼皮、鼻子。

一脸黏浓浓的精液,甚至还缓缓地流落到她耳朵边沿里和粉颈下部,连乌黑亮丽的秀发也沾了少许


看着半闭着眼睛的可爱小表妹,我突然起了个顽皮的念头。我慢条地用手掌把她满脸的精液,都给
拂推到她嘴唇边,然後要小云用舌头把这些的淫秽黏液都给舔进口中,一阵阵地吞入!

看着小云那欲吞、欲吐的滑稽吃精表情,弄得我也痒痒了起来。我开始用舌头舔往她的下部,不但
猛吸啜着她的阴核,也狂舔她那芬芳的菊花蕾,使她很快地又兴奋起来,乳白色的透明液体即刻泉涌而
出,沿着大腿内侧滴落。我就有如那在沙漠中爬行渴了数天的浪子,激狂地把她流出的爱液都舔净。

小云此刻又主动地把手伸了过来,以滑嫩手的掌抚揉、抠弄着我的小蛋蛋。我才刚泄了的老二居然
又抬起了头,硬朗朗地挺立勃起。

我立即让小云站起来背对着我,并要她低下腰,用手扶在沙发上,臀部高高地翘起,就在我第一次
高潮还未完全平复的时候,又从小云後面,自屁眼儿缓缓地给推插了进去。

「啊!不会吧着阿庆哥哥…你才刚刚射了一次了,还想要吗着噢…啊啊…慢点,你又弄痛人家了!
啊…啊啊…疼啊…」小云又哀怨起来。

「小云,乖妹子…忍着点!在过一阵子就会像刚才那样,令你爽上天的!啊…好紧…使得哥哥我好
舒服啊!来…你也来摇一摇屁股,配合一下哥哥抽送的节奏…噢…对…对…噢噢…噢…」说着、说着,
我的思索即刻地融化在这激荡的快感中。

我一边提着粗壮肉棒戳插着、小云则一边摆晃着圆润屁股配合着,我们俩都乐得闭起了双目,没过
多久就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而我更把体内所剩下的余精,都射向小云红肿紧凑的肛门内…

--------------------------------------------------------------------------------

第四话

隔天早晨,我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开始打起瞌睡。星期日的电视节目最无聊了,不是卡通片就是各
类的球赛节目,还不如溜去表舅妈家去找小云聊天、逗一逗她。

我跟母亲交代了一声之後,便跨上了脚踏车,快速地往表舅妈家飞踩而去。一路上,脑袋瓜里尽是
昨天和小云戳干的情景,恨不得今天也有机会能跟她再玩一玩。

到了小云家前,我的笑容便即刻显露了出来。表舅妈的车子不在,肯定是出去了!现在我渴望的是
小云会留在家里而没跟她母亲外出。

我把脚踏车推到後院旁放落,然後试了试後门。门过然没锁,也就是说小云在屋子内!我连忙开了
门,静悄悄地溜了进去,准备给小云表妹一个惊奇!

「嘿!客厅里没人,不会还懒待在床上未起身吧着都快十点了呀!」我一边自言自语、一边踩着脚
尖,轻步地往小云的房间走去。

我轻轻地推开了房门一看,果然小云还赖在床上。房里的冷气机是开着的,而小云整个人则从头到
脚都遮盖在被子之下。从她沉睡的呼声中,我知道小云还未醒来,於是又奋起了一个淘气的念头。

我走到了床尾,小心翼翼地翻开少许她脚下的被子,然後把头钻入被子底下,悄悄然地爬了进去。
在那里面,我谨慎地翻起小云纯白色的睡衣裙,并小心微妙地拉下了她的小内裤…

我先是闻到一股自然芬芳味,自她阴毛之间散布出来,其後便看到了那粉红色的嫩阴唇。我开始轻
轻抚摸她的私处,揉着、揉着,阴口缝隙中亦开始分泌出小部份的黏黏爱液。我进一步地将手伸入小云
的衣裙上,挑逗着她那已经渐渐挺硬的乳头。没过多久,我便感觉到小云全身开始震颤着,想必是已经
被我激弄得惊醒了过来。

「小云,乖…别动…是表哥啦!我要为你再带来性爱的最高享乐。」我一边微声地说着、一边自她
的肚脐眼吻至阴毛地带。

小云全身微微地继续颤抖着,除了急促的喘息,也没再发出任何的一点声音,想必她已经陶醉於我
巧妙的抚摸,正静静地享受着。我索性整个人跪趴於她的两腿之间,口和舌迫不及待地扑往她那早已经
润得湿黏黏的嫩穴里,使劲地猛舔、狂啜。

「不…不要!不可以…我…我不…」小云似乎是兴奋地要命,竟然开始狂唤起来,并且不停地覆转
着身躯,似是抗拒、又似在迎合。

我瞧她这般地挣扎,更是兴奋得双眼发红。我激荡地把她那身浅白色的睡衣裙,给硬拉上至她的粉
颈之上,掩蔽了她的头部。小云那美丽带有蕾丝花边的乳罩,便立即显露於我眼前。

在被子底下,光线暗淡,於是我便索性把被子给使劲地甩开,令它翻落到地下,即时便清楚地看到
了小云那对肉球的美百乳沟。

「哗!小云…你的胸部好像还比昨天的大,令我看了口水直流…」

说还未说完,我便双手伸去猛抓、猛揉捏着小云那对丰满的乳房,并疯狂地把乳罩给使劲地扯开,
然後递过嘴去,交换地吸啜着那两颗硬得立挺的粉红乳头。

「唔…唔…求…求求你…不…不要…」小云又发出楚楚哀求的怨声。

我已经兴奋得脑部充沛着热血,哪听得进她的哀怨声呢!我拉开自己裤头的拉链,掏出早已勃得胀
大的阴茎,然後套上来之前已经准备好了的安全套子。我凝视着小云的美穴嫩唇,提起了备装的大老二,
瞄准它,然後奋力地戳插入她的阴道内,并趴压在她身上,开始猛干…

「啊!不…不要啊!痛…好痛啊…啊啊…」小云被干得似乎有点失去控制,并开始疯狂地挣扎,一
直在喊叫着疼痛。

我只觉得下身一凉,低都一瞧,竟然发觉小云的下体除了流出大量的淫水之外,还流出不少的浓浓
血丝。

「嗯着怎麽会两度流出处女之血呢着她昨天…不是已经破身了吗!这该是月经吧着还是…」我有点
不解地,开始有些惊慌。

我停下了动作,并翻开了那一直掩蔽在小云头部的连身睡衣裙,想问她个究竟。惊诧地,我发现被
我调戏的少女,竟然不是小云表妹,而是小云的同班好友娟娟…

--------------------------------------------------------------------------------

第五话

娟娟羞红了脸蛋,睁大眼睛瞪着我,不断地喘息着。

我做梦都没想到所戳干的人不是小云。然而,我们两人除了四目相望之外,根本就不知所措。更令
人尴尬的是,此时我那根壮长的东西还插留在娟娟的阴道里。

「啊!娟…娟娟着怎…怎麽会是你着你怎…怎麽会在这着我…我…」我慌得完全失了神,头脑一片
空白。

说实在的,娟娟和小云的外表、身材,都非常相似。她刚刚全身都披盖在被子理侧躺着,脸部又被
长发遮住得看不清楚,不仔细看的确是很像小云,难怪连在学校时,也有常被一些同学误认过。

「你…跟小云…」娟娟首先打破了沉默。

「其实小云和我昨天才…才第一次!我们之前都没有过…是真的!」可能是我心亏,没等娟娟说完
便立刻插嘴,忙为自己辩护着。

「我知道啦!小云昨晚把我叫来…就跟我说了。我在这儿留宿了一整夜,小云都一直都在谈论着你、
和你昨天对她所做的好事。没想到你今天竟然也对我…」娟娟一边说着、一边把头低下,却又时不时地
侧脸来偷瞄着我。

「不…不…我真以为你是小云!不然的话…也不会…不会…对你…」

「不会着难道你觉得我一点吸引力也没有吗着我跟小云真的差了那麽多吗着我真那麽没吸引力着」
娟娟突然有些茫然,感慨地哀叹问道。

「没那回事!其实…你…你跟小云都一样可爱、动人…」我忙靠了过去紧握着她的肩膀、安慰她说
道。

就在我移动身躯之际,遗留在娟娟体内的大老二竟然也跟着滑动,戳插得更加深入!在刚才的惊吓
之中,我居然完全忘了这东西还遗留在娟娟的阴道里。显然地,娟娟也是一样。此时有了感觉,她竟然
也不禁地深深「嗯」了一声。

我又呆了一下;把老二留在那儿又不好,立即抽出来也不妥,只楞楞地凝视着她不知该如何。然而,
娟娟却有了明显的行动。只瞧她缓缓地开始摆动着下身;小小圆润的屁股一下子前进、一下子後退。那
摇晃虽然微弱,但我内心所感受到的却是有如触电似的剧烈。我什麽也不再去想,立刻配合着她的节奏,
也温柔地开始抽送了起来…

难得娟娟已经被我弄得有点心意荡乱了起来,对着这麽一个即青春、又俏丽的发春小骚货,反正插
都已经插了,乾脆就继续搞下去。而本来还带有点恐惧眼神的娟娟,此时也已经变得含情脉脉,并若无
其事地,开始完全放纵自己,任我摆布、任我戳插。

只见她坐直身来,紧抓搂着我的腰,并主动地用力前後摇摆。我们两人就以观音坐莲的姿势彼此互
相地摆晃起来。娟娟此刻一定是感受到了十四年来所未曾尝过的快感,高潮随之而来,令得我每次戳抽
出的时後,阴茎都带出了不少的淫水,并从她大腿内侧徐徐地流下,湿透了整张床铺。

我时不时地用润舌亲吻着她、舔戏她的颈部、乳头。她此刻就好像我深爱了多年的情侣一般,完全
令我没有了先前的罪恶感。我又开始了阴茎的抽送,而且是越插越快、越戳越使劲、越推越深入,直干
到连腿都软了,无法再继续蹲着插她。

我於是便改了个姿势,让娟娟平躺在床上,然後把她的双腿张得开开的,趴压在她的身上,继续干
插,完全不靠什麽花俏的技巧,只用最原始的戳入,即使是干到她的阴唇翻了出来,我还是不打算放过
她,丝毫不理会她的高潮与淫荡的叫声,仍然持续着我的活塞运动。

娟娟此刻一定觉得自己好像是个淫贱的妓女,因为即使我这般毫无感情的抽插,她亦觉得越来越兴
奋;叫床声越哼越大,口气也越来越淫荡,还拚命似地把双腿交叉地紧紧扣锁在我腰部之间。

「啊…啊…阿庆哥哥…你…好…厉害…啊…啊啊…快干我…插我…啊啊…啊…用…用力地干!唔…
唔唔唔…你…弄得人家…好…好舒服…嗯…嗯嗯…再用力…快…快…对!就是这样…快…快…用力的奸
淫我啊…唔…唔唔唔…」

我敢肯定娟娟一定从来没有喊出过那麽淫荡的话语,但是此时却又能自然而然地说得那麽激昂,叫
得那麽淫荡。女生们似乎是生来就具备有那麽好听、动人的呻吟浪声。不像男生们,有如猪叫般的难听!

我那时虽然只有十六岁,但体力却一点也不输给壮年男人。我不停地干着娟娟,好久都没有要射精
的迹象。倒是娟娟已经被插得几乎累垮了,全身无力,但却越觉得舒服,一连泄了好几回,最後甚至失
神昏厥过去才停止了呻吟。我想她大概至少有八、九次的高潮啊…

--------------------------------------------------------------------------------

第六话

娟娟可能是被我操得过於累了,整个人有如吹气娃娃,大字般地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然而,我的
淫意未尽,还没射精,全身的热血正达到沸腾之际。

我也管不了娟娟有多麽的疲惫,硬把她的左腿抬起,扛在我的肩上,然後又开始由慢而加快地狂暴
抽插这位十四岁的可爱幼齿。我每一下都插到了底,弄得娟娟搔痒难耐,又开始不断地淫叫了起来。看
来女生真的是无底洞,无论干多少次都仍然能感受到高潮,不像我们堂堂大男儿,通常泄了两、三次之
後,就整条都软巴巴,提不起头了。

我疯狂快速地戳插着娟娟,每一插入都直达她的菊花蕾。而娟娟那积极的浪叫声,和一脸的羞红淫
荡模样,亦让我感觉到异常刺激。果然这一次只干了十几分钟後便觉得龟头酥麻,很快地便达到高潮,
并将精液全然地一射而出,洒满在整个安全套内。

我坐了起来,把安全套给脱下,然後淘气地把安全套口塞入小云的嘴中,并命令她把里头的精液都
吸啜入喉。意外地,娟娟非常听话,完全没抗拒,两下子就把安全套内的淫秽液体都吸得一乾二净,不
像小云昨天那样,还没吃上两口,就辛苦得只差没吐了出来。

娟娟似乎是爱上了我的味道,还继续地递过嘴来,把我逐渐软化中的老二给整根都含入口内,并使
劲地吸吮着它,把沾在我肉肠上的黏黏遗液都吸入肚子里。还不只这样,她幼嫩的吹舐之术,竟然也能
使我的老二再度复活,却又在才一会儿的功夫,就让它泄了,把我带上第二次的高潮,浓浓精液直射入
她的口喉间…

就在这时,突然听到了屋外有停车的声音。一定是表舅妈和小云外出回来了。我和娟娟惊慌得忙拾
起地上的衣物,赶紧匆匆地穿上。我才一踏出客厅,小云便开了大门进来了。对於自己在时间上能抓拿
得如此准确,不禁地也暗叫声侥幸。

「嘿,是阿庆啊!你怎麽来了着」小云一见是我就奔了过来,问道。

「啊!我…我也是刚在五分钟前才到的。看你们还没回来便到厨房里自己倒了杯水喝。」我抓了抓
头,说着。

「娟娟也在咧!她昨晚就在这儿和我一起过夜。」小云又说着。

「我知道啊!刚才就是她为我开的门,她好像是进了浴室洗脸吧!」我尽量装着没事地回道。

「喂,阿庆哥哥,待会儿我会让妈妈驾车送娟娟回家,到时我们又可以趁机好好地玩一玩了,你今
天可要让我更爽啊!嘻嘻…」小云把头靠了过来,细声地说着,并露出诡异的笑脸。

啊!不是吧着我才刚和娟娟尽情的蛮干了一个多小时,待会儿又要再来过吗着我已经是精疲力竭了,
老二还能立挺起吗!无论如何,我也总不能让小云知道我和娟娟刚才的事。

娟娟虽然不错,但究竟我和她之间也只有性的存在,彼此互相都当成泄慾的工具,没有任何情爱的
成分。这份罪恶感,更令我无法推辞我所喜欢的小表妹的要求,看来待会也只好再咬紧牙关,硬着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