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王聪儿乳记 [长篇]
王聪儿乳记 [长篇]
>
 第一回 欺圣恩恶贼献计 空豪义侠女就擒

话说清嘉庆年间,一支义军起事襄阳,短短三年,集八路兵马转战鄂豫川陕甘五省,壮大到十数万之众,震惊朝野,这便是白莲教起义。

单为剿灭白莲教一事朝廷已耗银两亿两,登位不过两年的嘉庆皇帝又气又恼,命御前领侍卫内大臣德楞泰即刻前往四川剿匪,务必活捉贼首齐王氏。说到这齐王氏,正是鼎鼎大名的义军领袖,白衣侠女王聪儿。

德楞泰已年近六旬,只得硬着头皮领命赴任。副将明亮献坚壁清野之策,凡白莲教攻到之处,提前迁走百姓,教众得不到人员粮草补给,自然溃败。

果不其然,义军此后损失惨重,败走湖北。清兵日夜追剿,终于在郧西截上王聪儿,将一众义军团团围困在山上。

德楞泰传令全军,活捉王聪儿者重重有赏。清兵各个杀红了眼往山头涌去,几番密集的箭雨后,山头的义军倒得七零八落。

“住手,统统都给我住手!”德楞泰气急败坏冲到阵前。“谁再放箭立即处死!皇上要的是活捉贼首,活捉!你们这群饭桶知不知道……”

话音未落,眉框、面门、上唇啪啪啪三声脆响,溅出血来,一个倒翻便栽下马去,旁边亲兵急忙扶住。

德楞泰徐徐缓过气来,只觉口中麻痛难当,伸手一摸,两颗门牙已不见踪影。眯着淌血的左眼,往山头上望去。一白衣女子凌然而立,手握弹弓对着自己冷笑,不是王聪儿是谁。

“反,反了,还不给我上……”德楞泰口齿不清地嚷道。“等……等等,记住要活的……”

“老贼,真是命大!要是我手中还有弓箭焉有你狗命。”王聪儿恨恨道。再摸囊中,已无飞石,只得丢了弹弓,挥剑劈死两名近前的清兵,边战边退,不觉已被逼到崖边。

王聪儿觑眼瞥见身旁一巨石上‘卸花坡’三字在夕阳下格外刺眼,再一看山坡下黑压压一大片清兵,身边只剩不过二十人,心中一凉,神色变得凄凉而悲壮。俯身拾起身边的白莲战旗,立在风中,转首朗声道:“诸位教友,清妖杀之不尽,我等脱围无望。今日但求玉碎,不为瓦全!”

说完纵身往崖下一跳,身边教众也高呼着紧随其后跳了下去。

其他教匪德楞泰并不着紧,单这贼首王聪儿是嘉庆皇帝点名要活捉的,此刻见王聪儿跳崖,整个人都懵了。

倒是他手下反应迅捷,眼见到手的富贵就要飞走,崖边一清兵疾疾掷出飞爪钩住王聪儿的衣物,使出吃奶的劲止住王聪儿的坠势。旁边几个清兵也立时醒悟过来,挠钩飞爪齐上,搭住王聪儿手足拖拽上来,一拥而上将她绑了。

德楞泰大喜过望,口中哆嗦得连话都喊不出来。一旁的副官只得代为发号施令,让把王聪儿绑到军营再行定夺。

德楞泰得胜回营,满面春风。

“尔等活捉贼首有功,待本官奏明圣上,定当论功行赏……”

“且慢!”门外一将领疾步进入营中,正是副将明亮。

“借一步说话。”

德楞泰皱皱眉头,挥手屏退左右。

“明大人有何见教?”

“不敢,卑职听闻大人擒了齐王氏,不知大人打算作何处置?”明亮低声道。

“自然押赴京师向圣上复命。”

“这,只怕不妥吧。”

“不妥?你担心本官不表你功劳?”德楞泰哼哼道。

“卑职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大人是否还记得,入川时那几个剿匪不力的乡绅?”

“那几个啊,当时不是放了么。怎么,和这事儿有关?”

“大人,当时放他们是因为孝敬了咱们一堆,额不,一点银子。可这些不长进的家伙后来落到了白莲教手里,就怕他们说了些不该说的……您说,要是王聪儿进京把咱们这点事儿捅了出去……”

“那点碎银子和咱大功比起来算个屁!这千里当官只为财,不是我说,那和珅贪了那么多银子,还不照样赐爵加封。”

“大人此言差矣,他和珅是仗着太上皇乾隆爷庇护,可一朝天子一朝臣,如今的万岁爷是嘉庆。卑职私下跟您说吧,您可千万别说出去。我在皇上身边当差的朋友告诉我,和大人也就风光这一时半会儿了。大人,咱们可得稳妥些,不能步他后尘啊。”

德楞泰抹了把汗:“皇上不会相信一个贼匪的话吧?”

“这可难说,就算皇上不信,她若要拉咱们垫背,赴死前乱讲,那流言蜚语传开了,咱们在京还好混么?去年凌迟的苗匪王囊仙,绑缚市曹前一路高歌,到现在还是京城茶馆儿的谈资。大人,你说这齐王氏……”

德楞泰汗如雨下:“那,弄哑了她?”

明亮摇摇头:“大人,不能说还能写,就算您把她削成人棍也不见得十分得安全。再说了,削了她怕是挺不到京城就咽气了。”

“那你的意思?”

“我说嘛,‘死人’的嘴最严了。”

“你的意思是……咔?”德楞泰比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不急,这事儿得缓缓,咱们私下处决她,让皇上知道了可吃不了兜着走。她若活着,万一有人漏了风声,咱们也好应付皇上差使。现在能拖就拖,说不定哪天万岁爷就忘记了这茬。

”可那么多人见活捉了她,怎么堵住众人的嘴?“”我倒有个法子,如此如此……“”明兄果然高明,老弟险些儿坏了大事。“德楞泰喜笑颜开。

”不敢,大人太抬举在下了。“明亮连忙作揖道。

”明兄帮了老弟这个大忙,以后咱没外人的时候只管兄弟相称,不以官职论尊卑。切莫推辞,切莫推辞。“两人推诿了一番,德楞泰这才踱出后账,那几个等着领赏的清兵正一脸期望地看着他。德楞泰咳了一声,肃肃嗓子,把手往案上重重一拍,指着几人发作道:”来啊,将这几个家伙绑了!“那几清兵由喜转惊,刹时被人制服在地上。

”大人,我等有何罪啊?“”何罪?捉个普通教匪诈称贼首,妄图欺骗本官,冒领军功。我若将奏折递上便是欺君大罪,幸得明亮大人及时识破。将这几人拖出去,每人重责五十军棍。传令军中,齐王氏已跳崖身亡,再有诈名冒功者,军法伺候。“”我等冤枉啊!“可怜几个清兵,有功反受罚,这一顿板子下去,不死也残。

待营中将士退去,德楞泰吩咐亲信将那被擒的女匪押到县府单独关押,不得与生人接触。

末了想起一天征战,已是饥肠辘辘,忙吩咐下人送来晚膳。刚夹一口饭菜递到口中,立刻痛得吐出来,一摸没了门牙的嘴,心中对于王聪儿愤愤不已。

恰好亲信来报:”大人,那女匪已照您吩咐绑到县府后院,由大人的亲兵看着。“德楞泰啪地一声把筷子掷到桌上,把亲兵吓得一哆嗦。

”走,带我看看去。“德楞泰丢下一桌饭菜,拉着亲兵就走。

亲兵这才缓过气来,连忙在前面带路。

       第二回 三发飞石结深怨 初尝甘露复前仇

县府后院,众清兵因惧这女囚武艺高强,将她四肢用铁镣牢牢固定在木板上,动弹不得。

她的头发凌乱地搭在面上,洁白的衣服和脸庞染满征战的尘土与血污,连日的厮杀让她没有睡过一个好觉,双目疲惫地低垂着。

门口嘈杂的脚步声将她吵醒。

”大人,就是这儿了。“”我进去审问囚犯。你们都在外面守着。“”喳!“推门进来的正是德楞泰。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王聪儿死死地盯着德楞泰,德楞泰则是一脸的得色。

”没什么好审的,落在你这鹰爪贪官手里,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王聪儿毫无畏惧。

”贪官?看来你还真知道不少不该知道的事。“德楞泰皮笑肉不笑。”不过你说的没错,确实没什么好审的,现如今你这个贼首落在我手里,同党被剿得干干净净,外地的白莲教匪剿光也是早晚的事儿,我没打算要从你这儿审出啥有用的东西。只等过两日,就把你押解进京千刀万剐,一刀,一刀,怎么样,怕了吧?“”呸。“王聪儿啐了一口,一脸不耐烦地把脸别过去。

德楞泰用手捏住王聪儿下颚,强行将她的头正过来,拂开她额前的乱发,啧啧道:”这仔细一看,模样儿还挺俊,可惜,这么年轻就要成为刀下亡魂。“王聪儿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狗官,要杀就杀,啰嗦什么!“德楞泰脸色一变,咬牙切齿道:”三个石子儿的债还没还,怎么能让你这贼妇这么容易的死!妈的,说起来牙就疼,先把你的贼牙拔了!“说着便要伸手去把王聪儿的牙,王聪儿见状,顺势张口咬来,德楞泰急忙把手缩回才没被咬住:”这泼妇,母狗!居然敢咬本官。好呀,还敢瞪我,看我废了你一对招子。“德楞泰正要动手,一想这漂亮的脸上留下两个血窟窿着实煞风景,手伸到中途停了下来,往王聪儿身上瞥去,想找别处下手 。

王聪儿见老贼手停在空中又不发作,不知他是何意。只那眼珠子咕噜噜上下打量了自己数眼,最后停在自己胸口一动不动,不由得羞恼起来:”老淫贼,看什么看,小心挖了你一对狗眼。“德楞泰回过神了,嘿嘿一笑, ”泼妇脾气大,奶子也不小。“说罢,停在空中的手向下抓去,落在王聪儿的两团鼓起上。

王聪儿瞪直了眼:”狗官,我一定要杀了你!“”哟呵,杀我,怎么杀?靠眼神杀啊?看本官怎么调教你的暴脾气。“德楞泰双手猛地一发力,王聪儿的双乳被他捏得变了形,乳肉从指缝间满满地鼓出来。

王聪儿吃这一痛,忍不住哼了一声。

德楞泰得意地一笑,复又露出惊讶的表情,原来这一抓便感到手心有些异样的微热。连忙缩回手来,细看手中除了浅白的水渍,并无异样,放到鼻子前竟有些清淡的香味。

德楞泰疑惑地往王聪儿胸口望去,却见她肉山顶处的衣襟已染湿了两圈明显的水渍,浸湿的白衣显出内里肚兜的红色,布料亦紧贴在玉峰上,下方乳轮和乳尖的形状依稀看见。

德楞泰狂喜,连忙凑近那潮湿处用力嗅了两下,一股清新的奶香味飘入鼻中,说不出的受用。眼睛和鼻子占了先头,舌头哪还憋得住。顾不得王聪儿衣物上的尘土,颤巍巍地伸出舌头抵上了那圈湿润,只觉那湿布上传来淡淡的甘甜,在口中扩散开来。

过了半晌,德楞泰才缓过神来,抬头看见王聪儿满脸酡红,杏眸喷火,鼻翼随着不规则的呼吸翕张,银牙死咬下唇,一副要撕了自己的表情。

德楞泰不以为杵,反而大笑不止:”本官真是捡到宝了,捡到宝了啊!“笑了许久方才停下,用手捏住王聪儿右胸的突起,轻轻一挤,那片湿痕又大了一圈:”齐王氏,你跟本官说说,这是怎么回事?不是你最近生过孩子吧?“王聪儿别过脸去,闭上眼不答话。

”不对,本官率兵追了你几个月,你哪有时间生产。“德楞泰摇摇头自言自语道。”而且听说你丈夫齐林四年前就死了,你守寡四年了哪来的孩子?“德楞泰疑惑地望着王聪儿,见她倔强地侧着脸,知道再怎么问也没用,只好自找台阶道:”哼,反正你落在本官手里,迟早会明白的。不过现在嘛……“德楞泰眉飞色舞地解开了王聪儿衣襟的扣带,露出里面鲜艳的红肚兜。

王聪儿猛得睁开眼,转过头来,叱道:”老贼,你要干什么?“德楞泰嘿嘿一笑:”干什么?你打落本官门牙,让本官晚饭都吃不下,好在现在总算找到能代替的东西了。“王聪儿能当义军领袖,聪明自然不在话下,马上明白了德楞泰的意思,骂道:”老贼,你一把年纪了,难道不知道羞耻为何物?“德楞泰不怒反喜:”你骂啊,你越骂本官越舒服,这样才有报仇的快感。“王聪儿愣了一下,知道骂也阻止不了眼前的禽兽,索性闭了眼,不屈地昂起头来。

德楞泰见王聪儿一脸生死置之度外的神态,扬起一丝冷笑,转身又点亮两盏油灯,将屋内照得灯火通明,细细打量王聪儿的身体。

好个白衣侠女,这一细看真是美不可言,德楞泰暗暗赞道。正当二十二的佳龄,一张俏脸带着几分其他女子没有的桀骜不驯,头上的白巾裹着青丝扎起一个结,更显英气。而作为一个练武之人,身材高挑匀称,肌肉结实细长,不似官家太太的臃肿与农妇的粗壮,比之娇弱的小家碧玉却多了几分少妇的丰腴。衣物和身上虽有多处灰尘和血污,但那艳红肚兜裸露处的肌肤却难掩洁白如玉,抚之如羊脂般细腻柔嫩。

德楞泰越看越兴奋,猛地扑上前搂住王聪儿柔细的腰肢,摸索着解了其后背的肚兜绳带,一把拽下。王聪儿丰满的胸脯一挣脱久困的束缚,便似久蛰地底的玉兔急着呼吸外面空气般蹦了出来。

德楞泰左手继续环着王聪儿的纤腰,在其后背上游走抚摸;右手将鲜红的肚兜揉在手心捏成一团,贪婪地嗅着上面的奶香。

王聪儿的胴体裸露在灯火下,她依然昂首闭目,身体却微微颤抖着,一对丰乳随着颤抖四处弹跳,比之着衣时的羞涩神秘、含苞待放,此刻则是一番赤裸裸的诱惑。这乳是极美的,形如覆碗,挺如白莲,没有丝毫的下垂。毛孔细微若无,白玉的肌肤上数条青色脉络鼓起,如江河汇聚于那顶端的一点鲜红,那红,比少女的粉红艳,比熟妇的赭红雅,红得如玛瑙,摄人心魄。德楞泰直勾勾地盯着那对玉峰,眼睛随着那小巧的红樱桃起伏。

良久,德楞泰咽了一下口水,匆匆将王聪儿的肚兜塞进自己的衣服内,迫不及待地腾出右手伸向王聪儿的玉乳,这王聪儿身材不胖,乳房却意外得大到无法用手完全掌控,但它虽大却不夸张,只觉得恰到好处。用手托着一掂量,真金实银,分量十足。

德楞泰忽然如着了魔,疯狂地吻向那对玉峰,从王聪儿的锁骨吻到乳沟再到乳根,如暴风骤雨般倾泻而下,然后用舔的方式将刚才所到之处覆盖了一遍。除了玉峰顶端那两粒鲜红——他要留到最后享用。

当王聪儿胸前每一处肌肤都被德楞泰的口水弄湿时,他终于倚着王聪儿的身体停了下来,将头埋在王聪儿深深的乳沟间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王聪儿的姿势和表情虽没什么变化,但是气息更加紊乱,身体也滚烫起来,颤抖得愈发强烈。德楞泰一眼就发现了她最大的变化——那对鲜红的乳头伸长了近一倍,抖动比身体的其他任何地方都明显,上面细微的小孔也不断有密密麻麻的的乳白色露珠渗出。

德楞泰喜滋滋地舔了舔干燥的嘴唇,猛地扑了上去,紧紧抱住王聪儿的柳腰,压在她身上。接着对准王聪儿右侧的丰满一口啄了下去,这一大口贪婪地占领了王聪儿已经充血发硬的乳头、那圈不大的乳晕和后面大片的白洁乳房。德楞泰感到自己口中被乳肉塞满之时,使出全身劲力猛地一吸。

王聪儿一阵抽搐般的剧烈抖动,一直强忍的喉头发出如同窒息的哽咽声。

德楞泰发觉喉咙处的乳头如同有生命一般猛烈跳动,先前隔着衣物渗出来的清香淡甜仿佛只是假象,此刻一股浓郁甘甜的滚热暖流如江河决堤般瞬间塞满自己的口腔,然后流入食道、胃部,暖意涌向四肢百骸;接着一种夹着奶腥的奇特浓香从体内直冲鼻腔、脑门,冲得他晕乎乎如坠梦中。

比起这一刻,德楞泰发觉自己过往的官场得意、新婚之喜、得子之悦,简直不值一提,此刻他是忘我的。

他继续以各种方式发起攻击,撮着嘴大力吸、用牙轻轻地咬、用舌尖使劲挤压……那块似软似硬的嫩肉被不断地改变着形状,并源源不绝地涌出甘泉。

王聪儿脸上的表情阴晴变化、瞬息万象,玉体抖个不停,发出嘤嘤呀呀的闷哼,一身洁白肌肤因滚烫而变得微红。

德楞泰一刻不停地吮吸着,口中湍急的江河逐渐化作了缓缓的溪流。他不死心地将环住王聪儿腰肢的双手腾出,合爪抓住王聪儿的右乳,用力一挤,同时口中发力,王聪儿身子一个激灵,那颗被压迫的乳头也回以了最后一次喷射。

德楞泰松开了嘴,吐出乳头,上面还挂着晶莹的垂涎。

王聪儿右乳的库存已经被德楞泰榨干,乳头孔虽还有些微透明清夜渗出,却再无白色的乳汁。德楞泰恋恋不舍地将那颗鲜红的乳头用舌头细细舔了一遍,然后舔了一圈自己唇上残余的奶水,咽入腹内。方才直起身来,顿感腰酸腿疼,但他一点也不在意这些,只是仔细打量着自己方才的战场。

被德楞泰这么如狼似虎地蹂躏一通,王聪儿右乳的乳头和乳晕已经明显比左侧的肿大了一圈,连靠近乳晕的一圈白肉也红肿了不少,但乳房上面原先鼓起的清晰可见的青色血管却黯淡了下去。

德楞泰用手指捏紧王聪儿的右乳头,粗暴地用力一扭。王聪儿肿如火烧的乳头一阵钻心般的痛苦传来,眉头一皱,一直强忍的她终于忍不住叫出声来。

德楞泰见无一丝乳汁流出,知道战场已打扫干净,方才松了手,满意而又意犹未尽地点点头:”白衣侠女,好奶,好奶!“王聪儿依旧昂着头,汗珠顺着紧贴脸颊的青丝不断滴落,半睁着虚弱的双眼俯视德楞泰,无力地骂了一声:”狗官!“德楞泰一脸奸笑:”别急,本官还没吃饱呢,这晚餐我还得继续享用。“说着摸向王聪儿那依然饱满耸立的左乳,笑呵呵得凑上嘴去。忽然觉得这王聪儿竖绑在刑架上,吃奶颇不方便。往周围一看,见那角落有个悬吊犯人的刑架,眼珠一转,有了主意,冲门外大喊一声:”来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