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醉】(全)作者:不详
>
       一起承转合之起

  江湖,就像组成它们的这两个字,江和湖一样,本就不应该是风平浪静的地方。

  古诗云「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一百年」,江湖也是一样,无数的门派帮会被人建立,同时无数的门派帮会又被人消灭。大浪淘沙,总会有一些生存下来,并且不断发展壮大。权力帮就是这里面的典范。

  权力帮的历史是从极端追求权力的钟权力开始的,他也是权力帮的创帮祖师。就像他自己的名字和权力帮的名字那样,钟权力毫不避讳自己对于权力的渴求,而且终其一生都在追求自己心中的理想,但是他的能力距离实现这个目标还是有不小的差距。

  权力帮真正的崛起是它的第三任帮主,「关王刀」关武通的领导下开始的。
  关武通武学造诣很高,号称「天下第三」,是说除了少林和武当的掌门就是他了。其实江湖都传,如果真让少林或者武当的掌门与关武通对垒的话,胜负其实很难讲。

  而且关武通找到了一条快速增强权力帮实力的捷径,那就是遵循「弱肉强食」
  的道理,不断吞并其他弱小的帮会势力。一开始很多帮会都不愿意加入权力帮,但是在关武通「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行事标准下,看到不愿加入的帮会不断被灭门、被屠杀的惨状,那些相对弱小的帮会都乖乖的加入了权力帮。权力帮的势力急速的膨胀起来。

  经过关武通二十余年的不断努力,等到他卸任的时候,权力帮已然超过了排帮和丐帮,成为江湖第一大帮会。

  关武通把自己的事业交给了自己的四个徒弟掌管,所以权力帮第四任帮主共有四个人,「无刀一击」秦刀、「无所不至」刘光、「残剑无声」吴剑、「无影无踪」秦影。

  因为他们四人的名字组在一起就是「刀光剑影」,而且外号还都有个「无」
  字,所以江湖称他们「权力四无,刀光剑影」。

  大帮主秦刀,武功得关武通真传,为四人之首,并且极有谋略,管理才能出众,深得帮众爱戴。权力帮在他带领下,「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继续发展壮大起来。

  二帮主刘光,暗器功夫独步武林,就连素以暗器闻名的唐门的掌门人都承认自己没有这么出色的手法,刘光虽是男人,但难得理财管家之术高超,是秦刀的得力助手,权力帮大管事。

  三帮主吴剑,为人木纳,不善言语,但是手使一把残剑,杀人于无形,他还是权力帮所有武师的总教习,是权力帮一道不可逾越的长城。

  四帮主秦影,也是秦刀的亲妹妹,刘光的未婚妻。虽为一届女流,但是天赋异质,轻功无人能敌,来无影去无踪,并且相貌倾国倾城,是权力帮最美丽的女人。

  「一个好汉三个帮」,关武通再强也只是一个人,而这四个人同门多年,秦刀与秦影是亲兄妹,刘光和秦影是未婚夫妻,吴剑又很听大师兄的话。四个人齐心协力,权力帮如此兴盛也就不难理解了。

  秦刀比自己的师傅更高明在于,他不但继承了关武通吞并弱小帮会来加强实力的做法,而且将其发展进化。原本权力帮吞并其他帮会组织以后,是让他们作为自己的附属,管理很松散,对于自己实力的提升很有限。

  秦刀改变做法,让新加入的帮会转化为权力帮的分舵或者分坛,派遣自己人去做首领,这样一来就真正实现了把吞并的帮会消化吸收,转化为自己的势力。
  通过这个方法,在没有新帮会加入的前提下,只是对以前的附属帮会照此法实施,就使权力帮的实力增强了起码三成。

  秦刀还明白,追求权利不是,也不可能是简单的靠武力实现,还需要得到江湖的认可才行。所以他也改变了关武通清高自傲的作风,开展广泛的江湖外交,为权力帮争取支持。

  很巧合的一件事情改变了大家对于权力帮和秦刀的看法。一次,秦刀和刘光代表权力帮参加武林大会,结果几名魔教的探子也混了进来,等到大家发现以后 ,这几个探子先制造会场混乱,想趁乱逃走。其他奸细都被杀以后,最后两个人已经跑到了门口和窗口,看起来已经没人能够拦住他们了。

  秦刀冲着离自己最近的人肩头拍了一掌,这个人很自然的被打得一趔趄,撞到了身后的人,身后的人又撞到了更后面的人,大家好像多米诺骨牌,倒向魔教奸细的方向,很快最外面的人撞到了就要逃出门口的奸细身上。奇怪的是,前面所有人都是毫发无伤,可是最后被撞的探子却是当场口吐鲜血,一命呜呼。
  刘光一抖手,一件暗器飞了出去,不过不是朝着人,而是向房顶飞去。暗器极其快速的在屋顶横梁间弹飞,而后从天窗飞了去出,不过最后居然从窗外飞进来,把就要跳窗逃走的奸细钉在了墙上,也是当场毙命。

  在场众人无不为秦刀「无刀一击」的掌力和刘光「无所不至」的手法叹服,以暗器闻名的四川唐门掌门唐文敬甚至当场时就承认自己的暗器手法不如刘光,这件事一时在武林传为佳话,极大提高了权力帮和秦刀在武林中的地位。

***********************************
  就像嵩山镇和少林寺,吉庆城和丐帮一样,任何名门大派都会给自己周围的城镇带来巨大的发展动力。

  而权力帮带动的则是泗水镇。

  泗水镇原来只是大路旁的一个集镇,但是自从权力帮繁荣起来以后,所带来的源源不断的客流、货源等机遇大大刺激了泗水镇的发展。仅仅不过十年,泗水镇就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镇发展成权力帮周围最大的市镇。

  二狗,一个小混混,标准的杂碎式的猥琐人物,他还有个妹妹。他的母亲就是泗水镇最红的妓院春玉院里最红的姑娘,桃红,或者应该说是曾经最红的姑娘。而二狗比其他的妓女孩子还惨,其他的妓女到底还是疼孩子爱孩子的,而二狗和他妹妹的娘亲桃红,却是恨死了这两个孩子。

  桃红原本是春玉院的头牌,可惜天意弄人,不知怎么居然怀了孕,而且一怀就是双胞胎。虽然桃红除了自杀以外,所有堕胎的法子都使过了,但是这两个孩子的命硬,就是不下来。等到孩子五六个月大,大夫说再强行打胎,就会损伤身体,桃红只好由他去了,但是妓女怀孕生产以后魅力必然大减,桃红被迫从一个头牌跌到普通妓女,生活也窘迫了许多,而她把愤恨就都发泄到了这两个无辜的孩子身上。

  从二狗懂事起,桃红就没给过他和他妹妹好脸色看,从他们的名字上就能看出桃红对他们的态度。他叫二狗,是因为生他们的时候,正好妓院的看门狗也生下小狗,也就是说在桃红眼中,自己的孩子还不如一条狗。他妹妹是女孩子,就不好再叫三狗,最后桃红也懒得给她起名字了,而由于妓院里的人都叫她小桃红 ,这就成了他妹妹的名字。

  而一个婊子的孩子也不会得到周围人们的丝毫关爱,二狗和他妹妹只好互相关心,互相照顾,顽强的成长。在这种环境里两人长到了十二岁。

  小桃红显然比他哥哥幸运,都是一母所生,二狗长得虽然也不能说是奇丑无比,但起码是貌不惊人,而小桃红则继承了她娘年轻时的容貌,并且有过之而无不及,虽然还只有十二岁,但已经是个小美人胚子。

  春玉院里有个龟奴的哥哥在权力帮当差,一次这个龟奴求小桃红去给他哥哥送信,因为他也不希望让人知道他哥哥有这么个当龟奴的弟弟。凑巧他哥哥是归秦影管辖,而那天正好秦影也在,秦影一眼就看上了聪明伶俐又乖巧可人的小桃红,最后收她做了自己的贴身丫鬟。

  而她原来的名字和妓女有很大关系,当然不能再用,于是秦影就让她跟自己姓秦,然后按照身边另外三个丫鬟的名字,给她改名为遥月。另外三个丫鬟名字是香风、赏花、慕雪,正好凑成风花雪月。

  于是,改名为秦遥月的小桃红就在权力帮开始了崭新的生活。

  而她哥哥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二狗继续在极其恶劣的环境中长到了十六岁。
  桃红为了尽快打发走这个孽种,唯一一次请人给二狗在泗水赌坊找了个杂活干,把他一脚踢出了家门。

  泗水赌坊和是春玉院一样,是泗水镇最大的赌坊,在这里赌博的也尽是江湖人等,生意很是兴隆。

  在泗水赌坊,二狗结识了不少和他一样大并且遭遇相同的孩子。和这些孩子在一起的时候,二狗平生第二次感到自己有人关怀,有人爱护,他再次感受到了自己做人的尊严。其他孩子的情况也和二狗相仿,所以他们之间很快就建立了很深厚的友情。

  二狗的本性应该是不错的,而且他天生聪明,但是受到环境影响,再加上他娘基本没有教育过他,所以他的恶习很多,而在泗水赌坊,二狗耳濡目染,很快就学会了赌博。赌博就不可能一直赢,二狗每月挣的那一点钱根本就不够他输的。
  秦影对自己的丫鬟不错,尤其对年纪最小的秦遥月更是照顾有加,而秦遥月也很乖巧,把秦影伺候得很舒服,所以秦影经常赏赐她财物。秦遥月就省吃俭用 ,把这些财物积攒起来,去帮助哥哥。可二狗每次很快就会把妹妹送来的钱输光,没钱以后他还要去赌,或者还赌债,而他又没胆量去抢劫,所以只好去偷,接着二狗又学会了偷盗。

            ***********

  又到了每五年一次的武林大会召开的时间了,这次武林大会是选在权力帮总舵召开,这也是武林大会第一次在不是十大门派的地方召开,所以权力帮上下对此也是相当重视,全帮动员。

  不过对于二狗来说,除了觉得镇里人多了起来以外,武林大会对于他来说还不如怀里刚从太白楼厨房偷来的冒着热气的白馒头重要。

  他三拐两拐,跑进一条窄巷,里面还藏着四五个和二狗年龄相仿的少年,他们都是二狗的好朋友。

  「二狗,如何?」说话的叫大牛,是太白楼后边客栈看门老头的孙子,和二狗一起长大,两人关系很好。

  大牛的情形和二狗类似,但是不是他爷爷不疼他,而是他爷爷年轻时吃苦太多,老了以后常年缠绵病榻,没法照顾他。而太白楼也只是看着他爷爷在这里干了一辈子所以才没有让他走,但是这样一来大牛家里的条件也是很不好。长期疏于管教让大牛也养成了很多不良习气,但是他比二狗还差得是,他还好吃懒做,并且老想着有朝一日能发大财,却从不去努力。

  「没问题!我可是从蒸锅里拿的,快吃吧!」,几个孩子就像狼一样,瞬间就把二狗偷的这十多个馒头吞下肚去。

  「下次该猪头去偷了,知道吗?」大牛冲这几个小孩说到,由于大牛在这些孩子里面年纪最大,所以大家也很听他的话,那个被称为猪头的痛快答应到「知道了。」

  「好了,散伙!」,随着话音,这些小孩子们立刻消失在窄巷的尽头了,只留下大牛和二狗。

  两人吃饱以后坐在屋檐下晒太阳,聊着闲话,很是舒服。

  忽然,大牛转头对二狗说「二狗,你觉得最美的女人会是什么样子的?」
  二狗几乎没想,立刻回答道「当然是我妹妹那样。」

  就是几个月前,二狗趁着过年去权力帮看望了自己的妹妹,这是自从十二岁两人分开以后第一次见面。在二狗心中m自己妹妹始终还是十二岁时的小姑娘模样,可是当他看到同样十六岁的秦遥月,二狗差点认不出来了。

  在比哥哥优厚得多的环境下长大,秦遥月比自己十二岁时出落得愈发漂亮。
  分明而秀丽无比的五官,乌黑亮丽的长发,雪白的肌肤,恰到好处的身材,胸前浑圆却不肥大的隆起,修长的双腿,看得旁边陪着的二狗一起来的大牛张大了嘴,半天没和上,口水留了好长。二狗也很惊讶,但他更多的是替自己妹妹感到高兴。

  之后大牛好像就迷上了秦遥月,老是跟二狗念叨什么你妹妹真是漂亮的像仙女一样,什么谁能娶你妹妹是三世修来的福分,等等,搞得二狗很烦。

  其实大牛的意图,二狗哪会不知道,他先是看到秦遥月的容貌,垂涎于她的美貌,而后又从二狗那里听说秦遥月经常送给二狗钱物,可想而知她的生活不错 ,如果能娶到她,自己就能不劳而获的吃白饭了。二狗是她哥哥,他们的娘有没有都一样,长兄为父,她的婚事自然就听二狗的了。

  原来大牛和二狗的关系就不错,在大牛的刻意巴结下,两人的关系更是好上加好,亲的就跟亲兄弟似的。

  「嗯,」大牛说到,「你妹妹确实是貌美如花,那你想不想看看比你妹妹更漂亮的女人?」

  「会有这样的女人吗?」二狗挠挠头,问道。

  「切!真是个标准的土包子!」大牛奚落到,紧接着,大牛把嘴凑到二狗耳边,低声说道「现在太白楼的客栈里就住着这样一个人,你从没见过的大美人 .」
  「又来了,大牛,你其他的本事学的不快,吹牛功夫可是见长呀,已经变得张嘴就来了。」二狗明显不信大牛的话,笑着说。

  「说你是土包子你还真是,我问你,权力帮你知道不知道?」大牛一听就急了,涨红了脸,指着二狗说到。

  对于泗水镇的人来说,可以不知道自己姓什么,可以不知道自己是男是女,但是绝对不可能不知道权力帮。

  「那好,我再问你,你知道权力帮的四位帮主都是谁吗?」

  二狗工作的泗水赌坊里面的客人绝大部分都是江湖人,虽然大家开始赌博后一般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但是这么浅显的消息二狗还是听人提起过的。

  「我再问你,你知道不知道权力帮最漂亮的四个女人都是谁?」

  「什么权力帮最漂亮的女人,权力帮人那么多,我哪知道谁最漂亮?」
  和二狗不同,大牛工作的太白楼是所有过往权力帮的江湖人喝酒的地方,人喝过酒总会管不住自己的嘴,再加上这些江湖豪客本来就对武林中的各种消息极为感兴趣,所以聚在一起喝酒总会互相交流一番,不管是正道、小道、邪道、歪道,总之什么都可以拿来说。

  而大牛常年耳濡目染,对于武林种种事端,尤其是权力帮的各种消息也算是了如指掌通了,看二狗还是不信,大牛就开始给他口若悬河的介绍起来。

            ***********

  权力帮最漂亮的四个女人,不用问,首先,是指四个女人,而且都是权力帮的人。

  你妹妹秦遥月虽然是婢女,但是又不是选帮主,所以你妹妹也算一个,不过 ,是最后一个。

  第三和第二是一对双胞胎姐妹,韩如云和韩如月,她们是权力帮刑堂堂主韩如铁的一对女儿。继承了她们爹的脾气秉性,她们也是权力帮众所周知的冷面美女,极少有人见过她们笑,不过她们长得也是真美,反正比你妹妹漂亮就是了。
  不过这两座冰山可是带刺的,据说韩如铁把自己的成名绝技「冰封千里」传给了她们,敢于冒犯她们的登徒子都被冻得不善。

  第一就是你妹妹的主人,权力帮的四帮主,「无影无踪」秦影了。你想你妹妹有多漂亮,秦影的容貌比你妹妹还胜一筹,你就知道她有多漂亮了。

  「这就是我掌握的权力帮四大美女的所有的情报了,」大牛唾沫横飞的说了半天,才把他自己知道的所有关于这些女人的事情说完。可等大牛转头一看,差点没把他气死,只见二狗双手托腮,举头向天,自言自语,彷彿根本没听刚才自己费尽唇舌讲的一大堆话。

  「喂,你到底有没有仔细听我刚才说的东西?」大牛生气地要用手给二狗头上来个爆栗,可他忽然听出了二狗低声嘟囔的话,「权力帮四大美女,除了我妹妹,其他三个人总有一天我要都娶过来,因为她们是唯一能让我只听名字就硬起来的女人。」

  大牛一低头,果然,二狗胯间高高的鼓起着,当然,是男人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可能是由于二狗生在妓院、长在妓院,见惯了男人的阳具和女人的乳房,也可能是由于二狗的娘就是个妓女,或者其它什么原因,总之自打二狗懂事起,他就知道自己的阳具很少能够硬起来。妓院的龟公与妓女以及外面的人都叫他阳痿 ,二狗还小,还不知道这个称呼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是多么的屈辱,或者说,他已经不在乎了,对别人这么叫他总是是笑笑罢了。

  但是,二狗清楚地记得自己的阳具勃起过。

  一次是他十岁,春玉院的另一个妓女也被嫖客搞大了肚子,十月期满,临盆待产。

  二狗的娘桃红生过孩子,算是有经验,就当起了稳婆,而这个妓女平时对二狗也算不错,二狗也就跟着去帮帮忙。当他端着一盆热水,走进那个妓女的房间的时候,她正躺在床上,被桃红摆成双腿屈膝,大大分开的姿势。

  看到妓女那高高鼓起的肚子,血水横流的下体,听到她声嘶力竭的喊叫、挣扎,二狗从来没有勃起过的阳具居然变硬了。而且和刚满十岁的年纪不符,他的肉棒急剧膨胀,最后居然把他的裤裆顶破了。

  不知所措的二狗把热水往桌上一放,抓过毛巾掩住下体,逃回了自己房间,就连差点把同样端水进门的他妹妹撞倒也顾不得。此后,二狗知道了自己决不是什么阳痿,他的阳具硬起来比任何人的都要大,只是再缝补自己的裤子时,二狗就把裤裆改的很肥大,以免再出现什么难堪的场面。

  第二次则是他十四岁时,那一年权力帮的一名女帮众叛变,投靠了其他帮会 ,还出卖情报,致使权力帮一个分坛的坛主被人围攻而死。最后这名女帮众被抓回了总舵,按照帮规,要对她处以粉身碎骨的酷刑。

  为了以儆效尤,秦刀把刑场就设在泗水镇中心广场上。行刑那一天,泗水镇几乎所有人都来观看,当然也包括二狗。

  他和当时已经是好朋友的大牛一起,躺在太白楼顶的瓦片上,居高临下,看得清清楚楚。前面都没有什么,只是等到最后那名女帮众被刽子手把大腿和胳膊齐根锯掉以后,就只剩下了头和身体吊在刑架上,像钟摆一样在半空中晃来晃去的时候,二狗发现自己的阳具再次勃起了。

  而且这次比十岁时还厉害,本来就已经是又粗又长的阳具,现在居然比以前又再粗了差不多将近一半,长度也增加了不少,几乎快赶上十四岁的二狗胳膊的大小了。而且肉棒表面还鼓起一粒粒凹凸不平的疙瘩,最奇怪的是,在阳具的正上方中间部,更肿起一座小山似的肉瘤。那时二狗的阳具看起来就像是怪物般的可怕!

  旁边的大牛对此也是很稀奇,当然两个十三、四岁的孩子对于这个还没有什么感觉,只是感到很好奇,甚至是好玩。从此以后二狗也暗暗注意自己身体的变化,终于他发现,只要是看到大着肚子的孕妇,或者缺胳膊少腿的女人,他的下体就会发热,阳具就要变硬。不过为什么会这样,二狗也不知道,他也没钱去看大夫,而且这对于他平常的生活也没有带来什么不便,二狗也就不了了之了。
  不过这也给他带了好处,从那以后,二狗就感觉自己比同龄的孩子力气大,跑得快,而且干活不累。原因二狗也不知道,不过只要是好事,对自己有益处,他也就没再注意。

  可是这一次不知怎的,只是听大牛说起什么权力帮四大美女,甚至都没看到她们的容貌,自己的阳具也奇迹般的硬了起来,二狗感到很是新奇,也很兴奋,他简单的认为只要娶到这些女人,自己也许就会变正常起来。

  听清楚二狗自言自语的内容的大牛还是给了二狗脑袋一个大爆栗,「喂,醒醒!」

  「你干吗打我?」被敲清醒的二狗质问大牛。

  「我是打醒你,娶人家四大美女,还想都娶?切!你做梦都不会梦到吧!首先,你不可能娶自己的妹妹吧?秦影也早就和二帮主刘光订亲了,你争得过人家吗?韩如云和韩如月更别想,我可不想去给你收尸的时候看到一个大冰块!」
  「靠!我想想都不成?这你也管?」二狗不服,反驳道。

  「算了,争这些有什么意思?白白浪费了那么好的馒头,还是说正事。」大牛不想和二狗继续争吵,转换了话题,「我刚才说太白楼客栈里就住着的大美女 ,就是权力帮的四帮主秦影。听后院六叔说,是因为武林大会就要开了,很多武林门派陆续来到权力帮总舵,就算总舵客房很多,但还是不够用。男人们还好说,挤挤就算了,这些女侠可不好伺候,最后大帮主秦刀只得让秦影搬到太白楼来住,把她的住处让给来的女侠们住。」

  说到这,大牛又把声音放低,把嘴凑到二狗耳边,说到「还有,听六叔说,他每天晚上都能听到四帮主住的院子传来水声,我想很可能是秦大美人在洗澡,怎么样,有没有胆量去偷看权力帮最美的秦影洗澡?够刺激吧!」

  二狗一听,大吃一惊,一下捂住了大牛的嘴,左右看了看。还好,这是很偏僻的一条窄巷,除了他们二人,连鸟都没有。

  「你不要命了?」二狗冲大牛说到,「被发现后会怎么样你想到过吗?」
  「所以我只跟你说,你不是一直鬼点子最多了吗?想想办法。」

  听大牛一说,其实二狗也很好奇,毕竟他也是只有十六岁的孩子,他也想看看这个被誉为权力帮第一美女的秦影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他沉默许久,说到「你确定她住在那里吗?」

  「没问题,」听二狗这么问,大牛知道他动心了,很是兴奋,「刘大厨今天下午会让我会给她们送晚饭,我想趁机先摸摸情况再说。」

  「好吧,我们这些人里数你最机灵,别被让人看出来,多看看院子里,晚上还在太白楼后门旁的小巷里碰头。」

  「嗯。」大牛应了一声,忽然,他又说道「据说秦影好像还是什么武林四仙子之一呢。」

  「什么武林四仙子,你快说说,」二狗显然很感兴趣,追问道。

  「武林四仙子呀?那是……」

  就在这时,「找到了,偷厨房馒头的贼!大家快来!」一个伙计打扮的人出现在巷口,大声嚷道。

  「快跑!太白楼的人找来了!」二狗拉起大牛,撒腿就跑,大牛边跑边说到「二狗,别忘了刚才的事啊!」「知道了,忘不了的。」

  说完,二狗和大牛也分别消失在错综复杂的巷道里了。只是他们谁也没有想到,这一举动将会给他们、给秦影、给权力帮、给整个武林带来什么样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