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咨詢師的回憶—莉莉】作者:wind0000
>
  之前發表過一部作品,一開始就預告了隨時會斷更,最後果然應驗了。
  感謝之前象大邀請加入作者行列,但是由於深知自己的狀態,所以最後還是拒絕了,因此對象大深感抱歉。這回爭取能寫下去……也只是爭取……

***********************************
  一早就開車來到位於某商圈的辦公室。這是一棟高層的商住兩用樓,我包下了最頂頭的兩間,開了自己的心理諮詢診所。說是診所,其實就是跟人聊天的地方,並沒有那麼神秘。

  為了保證私密性,特意要了最安靜的角落,當然,我是不會承認因為這樣更省錢的。再在樓道裡加個門,將這兩間屋子跟別處分割開來,就形成了一個安靜的私密空間. 一間房子所謂辦公室和接待室,另一間就做成兩三個不同風格的諮詢室,以滿足不同情況的需要。

  進門,習慣性的打開電腦翻看今天的預約記錄。並不是我不記得,只是一種習慣,我不允許自己在這樣的細節上出錯. 果然,今天上午只有莉莉一個人。果然,助理小丫頭是偷懶了,她知道莉莉要來,果斷地拋棄了她的老闆我,去偷懶了……

  就在我怨念的時候,門鈴響了,助理不在,只好我親自去開門. 結果,一開門,一個栗色大波浪的腦袋就衝了進來,推開我直奔浴室。與此同時,一股濃厚的精液味道直衝我的鼻孔。這,就是莉莉。

  「喂,你來得太早了今天……」

  「討厭啦!還不是我老公!昨晚他們組加班,非拉我去陪著。陪著陪著就成了大亂交!七、八個人搞我一個,累得我都沒辦法回家!」莉莉都不等我說完就大聲抱怨起來,把我搞得一頭黑線。幸好我來得早,這一層基本還沒人,不然,這麼大聲的叫嚷足以讓我這裡成為被圍觀的最佳現場。

  關上門,來到浴室門口,莉莉已經脫光了自己,正在沖洗。在燈光下,可以清楚看到她臉上和胸口上乾涸的精液,淡淡的黃色斑塊. 貌似頭髮上也有不少,幾縷頭髮被粘在了一起。

  「你就這樣過來的?」我斜靠在門框上,看著莉莉努力地搓洗著自己身上的精液。

  「不這樣還能怎樣?」莉莉很是不滿的樣子,不過她也知道我的意思,沒好氣的接了下半句:「我開車過來的,我老公他們公司報銷,他打車回家的。」也是,不然一身精液的少婦獨自打車,搞不好就又得再被射上一大堆呢!

  莉莉的老公是一個IT,技術宅,總歸是有些奇怪的愛好,在結婚以前就收藏了大量的A片和小說. 莉莉生孩子時,她老公又回到了靠手的時代,那時候他的幻想都是莉莉被人群P、各種綠帽,等恢復性生活了,反倒沒有激情了。
  一天在公司男廁所,莉莉的老公聽到了手下兩個技術宅在討論他的老婆。聽著自己手下討論自己老婆的奶子有多大、屁股有多圓、操起來感覺如何,他不能自已的擼了一炮,並下定決心走上了淫妻路線。

  不久之後,莉莉老公叫了一個意淫自己妻子的人到家裡吃飯,給莉莉下了藥之後,邀請那個人插了進去……幾次之後,莉莉有了懷疑,大吵一頓之後,她老公坦白了。在無助的情況下,兩個人來到了我的諮詢室。諮詢過之後,兩人做了深入溝通,最後就成了這樣。

  「喂,你看夠了沒有?」莉莉的聲音把我從回憶裡拉了回來,她洗完了,正面對我抖著一對雪白的奶子在擦拭頭髮。

  「美女,總也看不夠啊!」我習慣性的調戲了她一句。

  「還美女……都快被插成漏勺了!」看來昨晚還是讓莉莉很怨念的。

  我沒有接話,因為這個時候的女人絕對不能惹,於是我靜靜地看著莉莉。
  三十出頭的少婦,皮膚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精液的滋潤,非常滑嫩,一頭栗色的大捲髮,妖嬈而不低俗,誘惑而不淫蕩。一對奶子,不知道是因為精液吃多了還是因為經常被人揉捏舔啜,已從A升到了B,奶子沒有下垂,褐色的乳頭挺立著,顯示著莉莉的情慾.

  莉莉的騷屄由於生育和頻繁的性愛,已經徹底成熟了,兩片褐色的陰唇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她的屄毛都被老公去掉了,據說是用的進口永久脫毛膏,跟初生嬰兒一樣,白嫩的私處搭配著褐色的陰唇,讓人看了就有慾望。

  「色狼!」莉莉白了我一眼,從我身邊走過. 我聳聳肩,無奈地跟在她後面回到臥室。這是我預留的,本來是為了可以休息一下,不過事實證明,計劃趕不上變化,這個臥室的意義已經完全被改變了。

  一進屋,我就被莉莉推倒在沙發上,她跟著就騎在我的大腿上,兩手捏著我的臉頰:「諮詢師大人,一早發什麼呆啊?一直色迷迷的盯著你的患者,這樣可是違反職業道德的哦~~」

  「呃……我在回憶……」我有些底氣不足。

  「回憶什麼呀?」莉莉聲音軟軟的,充滿了情慾. 她每次來找我都是這樣,跟老公的部下們做,那群技術宅總是很直接的一二三,雖然莉莉不需要熱身,但是單純的抽插並不足以讓她釋放所有的情慾,於是每隔兩週都會來找我「諮詢」
  一下,釋放自己積累的情慾.

  「回憶最初的時候,當然是……」我逐漸平靜了下來,一個好的諮詢師,總要能控制自己的情緒.

  「哼,那時候你好狡猾,留著圈套讓人家自己鑽!」莉莉皺了皺小鼻子,可愛的表情。

  「喂,不要冤枉好人,是你自己的身體和心靈選擇了這條路,我可什麼都沒有說. 」

  「所以才說你狡猾!明明就是圈套,還搞得自己很清白的樣子!」莉莉越說越氣,一口咬在我的耳朵上。沒有用力,輕輕的咬了一下之後,她靈巧的舌頭開始舔弄我的耳垂。

  「好吧,不跟你計較這個。」我表示對女人耍賴的無奈。

  「少裝,」莉莉輕輕的在我耳邊吹氣:「也不知道是誰,諮詢到人家的穴穴裡去了。」

  「呃……」我摸摸鼻子,這個,還真沒辦法回答。

  那是莉莉第三次找我諮詢,在簡單聊了幾句之後,她就陷入了沉默。我沒有催促,為她倒了一杯咖啡,靜靜的陪她坐著。坐了有半個多小時,莉莉才開口:「我……我覺得很奇怪……」

  「嗯?」我慢慢喝著咖啡,等著她繼續說下去。

  「最近……我們玩兒得很……誇張……」文靜的少婦在努力措辭,臉色的紅暈說明她非常羞澀,還有一點點窘迫。

  「這不算什麼,我可以理解。」我語氣毫無波瀾,沒有表達出任何探究和好奇,用這種方式讓莉莉平靜下來。

  又沉默了片刻,「我們最近在……亂交。」說完這句話,莉莉低下頭,雖然看不到臉,我知道,她一定臉紅得都要滴出水來了。

  「哦,然後呢?」我依然語氣平靜.

  也許是受到我的影響,也許是開了頭之後自暴自棄,莉莉後面越說越自然:「我老公經常叫同事來家裡做愛,有時候一個晚上我會跟三、四個男人性交。很刺激,高潮也能有兩三次,甚至更多,可是我總是覺得缺點什麼……」莉莉低下頭,努力地措辭.

  「高潮之後很空虛?覺得心裡並沒有滿足?」我試著引導。

  「對,就是那種感覺!」莉莉有些激動,一副終於找到組織的表情。

  我心裡不禁汗了一下:「他們都是很直接的吧?而且都是速戰速決. 」
  「對!對!」莉莉越來越激動:「就跟流水線一樣,一個上來一個下去!」
  好吧,這個問題不要太簡單,於是我深入淺出的解釋了男人和女人性曲線的不同,讓莉莉明白了,她需要的是刺激之後的安撫。

  一旦聊開了,女人是非常健談的,她開始對我傾訴各種不滿足,我只能一頭黑線的繼續聽下去,沒辦法,客戶就是上帝。

  那時候正是夏天,莉莉穿了一件吊帶,配著一條短裙,短裙下面是黑色的絲襪. 隨著她越說越激動,身子逐漸向我靠近,小吊帶根本包裹不住她胸前的小奶子(那時候還是A的說),從我的角度,居高臨下很容易看到她內在的春光。也許是因為太小了,習慣了吧,莉莉沒有穿內衣,整個奶子在我眼下一覽無遺,我只能不動聲色的向後靠了靠,眼不見心不煩,就算我定力足夠好,也不願意一直被放在爐子上烤。

  「先生,我該怎麼跟我老公說啊?」莉莉終於想起來正題,問我如何讓她老公去給她安撫。大概語言描述了一下,莉莉皺起了眉頭.

  「如果有問題,可以叫上你先生,我再跟他單獨聊聊。」

  「嗯……」莉莉有些猶豫:「好吧,那……謝謝你了,先生。」

  到這裡,諮詢差不多就結束了。莉莉開始跟我聊一些趣事,包括她跟老公同事一起玩兒的一些囧事。「他就那麼一直趴在那裡舔,你不知道,就跟小狗狗一樣,可愛死了,就連舔哪裡都不知道呢!」莉莉說著,笑眯眯的眼睛裡都蕩漾出春水了要。

  「呵呵……」我只能尷尬的陪著。

  「先生……」莉莉突然情緒低落下來:「你……是不是看不起我?」說著,突然掉下淚來。我連忙拍拍她的肩膀:「沒有的事。只是……我畢竟是個男人,多少會有些尷尬。」

  聽到我的直言,本來已經落淚的莉莉又破涕為笑:「我還以為先生不管什麼時候都會那麼淡定。」

  「怎麼可能,我也是人,總會有七情六慾. 」

  「那……先生聽了這麼多,也會有感覺吧?」莉莉的一句話讓我非常窘迫,「我們家先生聽我說怎麼跟他同事玩兒,都會忍不住撲上來呢!」莉莉大膽的看著我。

  看到她這樣,我反而啞然失笑,走到她身前,輕輕抱抱她,「謝謝你這麼看得起我。」我坦然說道:「不過我可不是什麼正人君子,你要小心哦!」

  「小心它麼~~」莉莉突然伸手抓住了我某個硬硬的部位,於是……

  莉莉騎坐在我的身上,堅硬的肉棒穿刺進她的小穴裡,她一邊搖動著屁股,一邊跟我講述她老公的同事如何在她身上衝刺,每個人的陰莖大小有什麼差別:「他的肉棒好粗,可惜太短了,雖然口上很舒服,可是裡面總是空空的。」
  我掐住她的腰,狠狠向上頂,肉棒頂到了最裡面,能感覺到一個肉肉的東西被我狠狠頂住。「啊!」莉莉一聲大叫,身體一下繃緊了,雙手緊緊抓住我的胳膊,頭向後仰去,她高潮了。

  「你太狠了,一下就頂到最裡面!」

  「我就是想問問,是不是那裡特別空虛而已啊!」

  「討厭……就是那裡嘛!啊……啊……」

  我抓著莉莉的腰,一下接一下的頂上去,莉莉的小穴在刺激下,開始用力地收縮,肉棒被擠壓得非常舒服。

  「太棒了!就是那裡……啊……」莉莉的屁股用力收緊,小穴緊緊地咬著肉棒,一股熱流澆在肉棒上,格外舒服。

  「死人……你太會操了……他們加起來都不如你……」莉莉緩過來,抱著我的脖子,在我耳邊呢喃。

  我捏住她一隻乳頭,輕輕地揉搓:「回去把這話告訴你老公,他一定會狠狠懲罰你的。」

  「嘻嘻,他只會用肉棒懲罰人家,人家可是巴不得呢!」莉莉的笑聲帶著一絲淫蕩。「我要告訴他,人家又給他戴了一頂綠帽子呢,還是他最感激的心理醫生。啊~~他……他最感激的人……我用淫蕩的……啊……小穴穴……感謝他了呢!啊……」莉莉似乎也被自己的話調動起來了,沒幾下又是一個小高潮。
  「他……他一定會……就著先生的精液……再狠狠操小騷貨一次呢!」莉莉的喘息又開始加重:「人家每次……都是分開腿……讓他看人家……人家灌滿精液的……小穴穴呢!他……最喜歡……最喜歡這個味道……啊!!!!!」
  我抓住莉莉豐滿的屁股,用力地操弄她的小穴。自己淫蕩的自述,加上肉棒深深的操弄,莉莉的高潮一個接著一個,恨不能永不停歇。

  聽著她的自述,我腦海裡腦補出一幅場景:那個戴眼鏡的男人趴在莉莉兩腿間,用鼻子輕嗅幾下,然後就激動的撲上去,用舌頭去舔從騷屄裡流出的液體,那是精液和騷水的混合物。那個男人舔了一口,甚至只是舌頭輕輕碰到了陰唇,下體的肉棒就瞬間堅硬如鐵.

  他抱著莉莉豐滿的屁股,一邊聽莉莉描述怎樣被肉棒穿刺,插進騷屄的最深處,一邊用力地舔著莉莉的騷屄,把每一滴混合液體都舔舐乾淨,然後低吼著,將精液射滿莉莉的肚子。莉莉則一邊繼續講述如何被人操到一個又一個高潮,一邊用手指把精液抹進自己的嘴裡吃下去……

  從那以後,每次莉莉找我諮詢都是這樣,騎坐在我身上,一邊讓肉棒深深的插進她久經操弄的騷屄,一邊跟我講述最近的淫亂生活。現在,她就已經把肉棒塞進了光溜溜的小穴裡,一邊騎著,一邊描述起昨晚的樣子。

  莉莉一走進老公的辦公室,就看到那幾個「色狼」正埋頭苦幹。而她的老公則第一時間關上門,扭頭就把莉莉的裙子掀了起來:「小騷貨,又不穿內褲。」
  「嗯,反正也要被你們扒光,幹嘛還要費事穿上?」莉莉深知老公的口味,配合地回應道。

  果然,老公一下就堅硬了起來,「小騷貨,我看你是等不及吃肉棒了吧?」
  莉莉的老公狠狠捏了一下她豐滿的屁股。

  「就是啊,人家最近都吃不夠,需要好多好多肉棒來把人家上下的嘴嘴都填滿呢!」莉莉故意調戲老公。

  「天啊!嫂子,等我先寫完這段代碼吧!我都要爆炸了啊!」

  莉莉抿嘴一笑:「死猴子,叫你每次猴急猴急的,憋死你!」

  「你個小騷貨!我先插死你!」莉莉的老公被老婆的媚態勾引得忍不住了,一把將莉莉按倒在辦公椅上,莉莉配合地撅起屁股,小穴已經濕透了。莉莉的老公一下就全部插了進去,狠狠的操弄起來。

  「你個小騷貨!這就濕透了!一想到這麼多肉棒就忍不住發騷了吧?」
  「啊……用力……人家……就是騷貨!就是喜歡吃大肉棒的小騷貨!啊……
  操死我!小騷貨就是欠操的賤貨……」

  一堆IT男一邊奮力搞代碼,一邊皺著眉頭辛苦的忍耐著下體的堅硬,對眼前的活春宮努力做到視若不見。看著這麼多人圍觀自己被操,莉莉忍不住又激動了幾分,屁股更加用力地向後頂,迎合著老公的操弄。

  很快,各個IT男開始收工,接著就開始在莉莉的身上開工。莉莉趴在椅子上,一邊忍受著身後的操弄,一邊努力吸著面前的肉棒。

  「啊……還是嫂子的騷屄舒服……」猴子快速的抽插著莉莉的小穴,莉莉只能無力地發出「嗚嗚」的聲音。嘴裡的肉棒似乎已到了爆發的邊緣,正用力地想全部頂進莉莉的小嘴裡.

  「啊~~」莉莉終於被猴子幹到了高潮,抓緊椅背,身體繃緊,反弓起來。
  嘴裡的肉棒雖然失去了舔吸,但也終於到了爆發的時刻,一股股濃白的精液噴射在莉莉胸口,順著乳頭低落下去。

  「他們……他們還是那樣……啊……一點……啊……不顧及……人家的……
  啊……感受……」莉莉身體不住地顫抖,連續不斷的高潮透支了她的體力:「還是……還是……跟你……舒服……啊……」

  終於,我狠狠頂在莉莉小穴的最深處,抵著子宮口射出了熱熱的精液。而莉莉,也被我這熱熱的精液一燙,激烈的來了一次高潮。射完之後,我抱著莉莉,輕輕的撫摸著她的後背,胸前柔軟的觸感告訴我,她的乳頭依然挺立,她依然沉浸在剛才激烈的性愛中。

  肉棒被莉莉的小穴緊緊咬住,一點都沒有滑落出來。莉莉無力地趴在我的肩頭上,大口喘息著。從她放鬆的慵懶身體判斷,我知道,這次的「諮詢」又成功結束了。

  「今天……還早……我們……再來一次吧?」懷裡的少婦又開始扭動,乳頭在我胸前不停地蹭著,半軟的肉棒被小穴一下一下夾著,隨著莉莉屁股的扭動在小穴裡輕輕地抽動。

  「我正好還有一些事情想諮詢你呢……最近,我們又開始一些刺激的玩兒法呢!」莉莉說. 我知道,今天上午的諮詢時間得加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