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卧室里的坏孩子】(01)作者:bhg8
>
  1。谁是坏孩子

  市里举办了一场模型比赛,学校里共有四人获奖,他们是:阿飞(男)、小竹(女)、阿鑫(男)、小雨(女)。

  为了庆祝,他们的父母决定聚在一起,下馆子吃饭。

  吃饱喝足后,小竹的母亲邀请大家去家里做客。

  大人们在客厅聊天,这四位少年少女则躲到小竹的卧室里,关上门来玩耍。
  阿鑫提议道:「我们四个人,刚好是两男两女,不如来做一个游戏吧!」
  小竹:「什么游戏啊?」

  阿鑫故作神秘道:「游戏的名字叫做,谁是坏孩子?」

  小雨:「具体怎么玩呢?」

  阿鑫解释道:「很简单!关了灯,然后男生趴到女生的身上。」

  阿飞不解道:「男生爬到女生身上能做什么?」阿鑫得意道:「这可是个大秘密!好孩子自然是不知道的,只有坏孩子才知道!所以这个游戏的名字才叫做,谁是坏孩子。」

  小竹和小雨都露出了紧张的表情,但是她们只是快速地互相对望了一眼,最终却没有说话,算是默许了。

  如果现在房间里只有一男一女,那么不管是小竹还是小雨,都绝对不会答应玩这个游戏。

  但是现在房间里有两男两女,小竹和小雨都觉得,还是比较安全的。

  而且这两位女生都已经来过初潮,对于男女之间的那个大秘密,两人的内心深处,都有着那么一点小小惊奇和小小渴望。

  阿飞却犹豫了一下,才勉强同意道:「可以是可以,不过不能和大人们说!上次我不小心碰到了女生的手,都被我妈骂了一顿呢!」

  阿鑫没好气地骂道:「傻瓜才会说出去呢!」

  2。手型C字裤

  阿鑫拉起了小竹的手,小竹的手柔软而温暖,却又带着少女特有的一丝清凉,握在手里就像是握着一块暖玉。

  小竹的身体一下子变得僵硬,她不敢看阿鑫,只好将脸转到一旁。

  但是小竹并没有将手抽出。

  阿鑫明白了小竹的意思,一把就将小竹抱在了怀里。

  小竹用胳膊轻轻地推了阿鑫几下,但是并没有用力。

  阿鑫一只手搂住小竹的腰,轻轻揉了几下之后,就开始往下滑动,一直滑到了小竹的屁股上。

  小竹的身材在同龄人之中非常高挑,因此显得有些偏瘦,但是屁股却又挺又翘,圆滚滚的摸上去很有手感。

  小竹一下子脸就红透了!

  他怎么可以这样?他怎么可以在众目睽睽(虽然一共也只有四个人)之下,摸自己哪里?

  小竹想大骂阿鑫一顿,但是身上却软绵绵的,使不出力气来。

  所以最终,她也只是张了张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阿飞在一旁不悦道:「阿鑫,你在做什么呢?快把小竹放开!」

  阿鑫心不在焉地说了句:「在玩游戏呀。」

  阿鑫的另一只手,却直接化作了「撩阴手」,隔着薄薄的长裙,摸到了小竹的下身。

  阿鑫的手,就像一个滚烫的手型「C字裤」,将小竹的下身紧紧包裹。
  「啊!」

  小竹如遭雷击,喘息着尖叫了一声,全身都像没有了骨头一样,融化在了阿鑫的怀抱之中。

  阿飞沉不住气了,立刻把小竹从阿鑫的怀里拉出来,拉到了自己跟前。
  阿飞关心地问道:「小竹,你怎么了?」

  小竹羞红了脸,没有回答。她的身子软绵绵的,站不稳,只好倚在阿飞身上。
  阿飞又冲着阿鑫喝道:「小竹这是怎么了?」

  阿鑫心话,还能怎么了?高潮了呗。

  原来,就在刚才阿鑫摸小竹下身的那一刻,小竹柔软的小腹处,有一小股热流涌了出来,隔着薄薄的纱裙,喷到了阿鑫手上。

  小竹的下身,从来没有人碰过,就连她自己,除了洗澡的时候,也从来没有碰触过。

  阿鑫滚烫的手,就像一道闪电,在小竹的灵魂深处,打开了一道门。

  这道门,一经打开,就再也关闭不上。

  3。争夺小竹

  阿鑫的手上,还沾染着小竹的爱液,他怎么肯眼睁睁地看着煮熟的鸭子飞掉?
  阿鑫去拽小竹,却被阿飞死死挡住。

  阿鑫怒道:「快把小竹给我,你去玩小雨去!」

  阿飞毫不退让:「不行,小竹是我的!」

  阿鑫有些震惊地望着阿飞。

  虽然阿飞身高体壮,运动神经发达,但是因为他性情非常温和,所以一直以来,在大家的眼中,阿飞就是一个傻大个,人畜无害,逆来顺受。

  但是,就在刚才,当阿鑫将小竹摸出高潮的时候,阿鑫不光为小竹打开了一道情欲之门,更为阿飞打开了一道占有欲之门。

  是的,占有欲。

  这么美好的东西,只能被一个人占有。

  那么,占有这件珍宝的人,为什么不可以是我?

  阿鑫再一次尝试去拽小竹的手,并且冲着阿飞扬言道:「你再不放手,我要生气了!」

  如果是往常,软弱的阿飞一定会妥协——虽然阿飞远比阿鑫高大。

  但是这一次,当小竹娇怯怯地倚在自己身上,一副予取予求的模样,阿飞怎么可能放手?

  阿飞向阿鑫展示了一下自己的拳头,冷笑道:「你可以试一试。」

  阿鑫明白自己不是阿飞的对手,当恐吓无效的时候,他也只好放弃。

  4。赶快关灯

  当阿鑫和阿飞争执的时候,小雨已经坐在了床上。

  凭心而论,小雨也是一个大美女,她和小竹那是春兰秋菊,各有各的优点。
  如果只看脸蛋的话,小雨的确要稍稍逊色于小竹,但是小雨胜在发育得早,胸大屁股大。

  阿鑫知道小雨属于胆子很小的那一种,也不做任何试探,直接把她推倒在床上,翻身压了上去。

  小雨大惊失色,轻轻地抗拒道:「你轻点呀!」

  阿鑫意味深长地答道:「我会轻点的!」

  然后阿鑫在小雨的樱桃小嘴上,亲了一口。小雨连忙转过脸去,躲开了。
  阿鑫心想:躲得过嘴巴,躲得过耳朵么?

  阿鑫一张血盆大嘴,一下在就把小雨小巧的耳垂吞了进去,又是用牙咬,又是用舌头舔。

  小雨委屈地叹息了一声,就闭上了眼睛。

  阿鑫冲着阿飞喊道:「还愣着做什么?快上床呀!」

  阿飞一把将小竹拦腰抱起,然后小心翼翼地将小竹平放在床上。

  然后,阿飞自己也爬上床去,轻轻地趴到了小竹身上,生怕压坏了她。
  小竹的身体比最柔软的床垫还要柔软,就要一团棉花一样,趴在上面很是舒服。

  阿飞赞叹道:「真舒服啊!」

  旁边的阿鑫嘿嘿一笑:「其实还能更舒服一些。」

  见阿鑫不再争抢小竹,阿飞的心渐渐平复下来,又回到了那种软绵绵的性子。
  阿飞虚心求教:「怎么才能更舒服?」

  阿鑫答道:「关了灯再告诉你!」

  5。摸黑,摸人

  阿飞走到门口,关了灯,回到了床上,就要再次爬到小竹身上。

  情况不会啊!

  情况哪里不对了?

  多出来一只手!

  有一只手,伸到了小竹的两腿之间,又是掏,又是挑,忙得很。

  阿飞立刻就反应过来,把那只作恶的手拉开,怒道:「阿鑫,你再欺负小竹,我真要打人了!」

  停顿了一下,阿飞怕自己的话没有足够的威慑力,又补充道:「不要看我平时好欺负,我可是学过散打的!真要打起来,你,不是我的对手!」

  阿鑫连忙陪笑道:「这床太小了,摸着摸着就摸错了!」

  阿鑫说的道理,似乎也讲得通。

  小竹卧室里的床只是一张单人床,上面躺着四个人(虽然分成两堆),的确很拥挤。

  阿飞没有回答,只是抱起了属于自己的小竹。

  身下的少女,身体很温暖,又带着一丝清凉,抱在怀里很舒服。

  阿飞趴在小竹身上,一动也不敢动。

  阿飞感到一股微风吹到了自己脸上,那是小竹的呼吸。

  小竹呼出的气,被阿飞吸了进去;阿飞呼出的气,又被小竹吸了进去。
  阿飞的脸红了。

  阿飞其实有点迷惑:阿鑫摸小竹的时候,小竹为什么不反抗呢?

  难道小竹是一个荡妇?不论是谁都可以摸她哪里?

  肯定不是的!

  平日里小竹是一个很乖巧很可爱的女孩子,纯洁、单纯、而且善良。

  或者说,小竹那里被摸的时候,其实她也很舒服?

  应该是这样吧。

  阿飞虽然对于男女之间的那件事,在细节上不甚了解。但是现在社会,资讯那么发达,「女人也有情欲」这件事情,阿飞也是隐约了解的。

  阿飞的心里,一个念头开始无法遏制地生长:如果我摸小竹那里,她会不会也很舒服呢?

  6。小雨喊了暂停

  正在这时,异变陡生。

  小雨惊叫道:「快停下!快开灯!」

  还不待阿飞出声询问,小雨再一次尖叫一声,忙不迭地喊道:「开灯!开灯!快开灯!」

  阿飞连忙起身,去门口开灯。

  光明再一次降临。

  阿鑫抱怨道:「开灯做什么!」

  阿飞问道:「刚才怎么了?」

  阿鑫有些不耐烦了:「没怎么!快关灯,继续继续!」

  阿飞当然不相信阿鑫的话。

  阿鑫既然敢当着自己的面,摸小竹的下身,那么对于无人保护的小雨,他只会更加肆无忌惮、变本加厉才对。

  阿飞用询问的眼光看着小雨,希望从小雨那里得到回答。

  小雨却红着脸,转过头去,低声说:「我有些想回家了。」

  阿鑫用双手搂着小雨的肩膀,乞求道:「大人们还在聊天呢!我们再玩会嘛!」
  小雨红着脸,没有说话。

  阿鑫凑到阿飞的耳边,低声说道:「快去摸小竹,她喜欢你摸她!」

  阿飞并不需要听从阿鑫的命令,但是小竹的身体对于阿飞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诱惑。

  于是,阿飞没有理会小雨哀求的眼神,又关上了灯。

  7。各自为战

  关灯之后,阿飞立刻跑到床边,爬到了小竹身上——他害怕阿鑫又趁机偷摸小竹。

  不过好在这一次,阿飞没有在小竹的大腿之间,发现阿鑫的手。

  阿飞摸了摸小竹的脸,发现她的脸一片滚烫。

  阿飞这才回想起来,刚才阿飞跑去开灯、询问小雨的整个过程之中,小竹一直躺在床上,一动也没有动。

  阿飞关心道:「你怎么了?是不是发烧了?」

  阿飞等了好久,都没有得到回答。

  一直等到阿飞怀疑小竹是不是根本没有听见自己的话,小竹才低声答道:「我没事。」

  阿飞这才放了心。

  虽然关了灯,小竹的卧室并不是一片漆黑。

  都市的霓虹,将夜空照亮。夜空中的光,又透过窗帘,照进了小竹的卧室。
  阿飞很快就适应了房间里的昏暗,有了模糊的视觉。

  阿飞转过头去,往阿鑫那边看去。

  不出所料,阿鑫的确在欺负小雨。

  阿鑫的左胳膊搂住了小雨的头,阿鑫的嘴巴在舔小雨的耳朵,而阿鑫的右手则伸到了小雨的短裙之中,不住地摸索着什么。

  小竹今天穿的是一件直到脚腕的长裙,所以阿鑫摸小竹的时候,只能隔着裙子的布料摸。

  而小雨今天穿的是一件短裙,所以现在阿鑫很容易就撩起了小雨的短裙,直接隔着内裤,摸小雨。

  阿飞心想:既然阿鑫都摸过了我的小竹,那么我自己摸一下,应该也没有问题吧。

  阿飞的右手摸到了小竹的膝盖——小竹没有任何反应。

  阿飞的右手缓缓上移,摸到了小竹的大腿外侧——小竹依然没有任何反应。
  小竹的身材很高挑,她大腿的形状非常完美。

  虽然隔着一层薄薄的长裙,难免会有隔靴搔痒的遗憾,但是阿飞仍然得到了极大的快感。

  这种快感,连同小竹的默许,使得阿飞大受鼓励。

  阿飞的手缓慢而坚定的移动,从小竹的大腿外侧,缓缓地移到了大腿内侧,又缓缓上移,最终摸到了小竹大腿之间,那个美丽而奇妙的部位。

  那个部位微微隆起,就像一个小馒头,柔软而温热。

  8。你为什么湿了?

  阿飞也摸到了小竹的下身。

  为什么要说「也」?

  因为阿飞是第二个摸到小竹下身的男人——阿鑫才是第一个。

  小竹嘤咛一声,剧烈喘息起来。

  与第一次不同,当小竹的下身第二次被男性抚摸的时候,她虽然仍然觉得刺激很强烈,但是她并没有直接高潮。

  实际上,在以后的人生之中,小竹的高潮会越来越难以获得。

  在十多年之后的未来,当小竹到了三四十岁如狼似虎的年纪,她会需要一个健壮的男人在她身上全力奋战十多分钟、甚至半个小时才可以达到高潮。

  等到那个时候,当她回想起这一夜,当她回想起自己也曾经敏感到「一碰就高潮」的程度,她才会明白,女人的青春有多么可贵。

  从性格的角度来看,女人的一生,就是从柔弱,变得坚强。

  从高潮的角落来看,女人的一生,就是从敏感,变得不怎么敏感,最后渐渐麻木。

  当然啦!此时此刻,小竹仍然是一位身体敏感的青春处女,她还有大把的青春可以享受。

  阿飞还不懂得技巧。

  他笨手笨脚地在小竹的下身处摸摸捏捏,有时候会让小竹很爽,有时候却会让小竹很不舒服,甚至会弄疼了小竹。

  小竹很无奈,就这样痛并快乐着。

  这个时候,阿飞忽然提出了一个疑问:「咦?你那里怎么湿了?」

  9。帮忙检查身体

  如果房间里只有阿飞和小竹两个人,小竹可能会向阿飞解释自己为什么湿了,已经动情的她甚至有可能会与阿飞展开一张交流讨论,告诉阿飞,怎样摸才会爽。
  但是现在,房间里不止他们两个人。

  对于小竹来说,房间里不光有小雨这位好闺蜜,还有阿鑫这位第一次让自己高潮的男人。

  对于阿飞「你为什么湿了」的疑问,小竹无法回答——实际上,就连小竹自己都无法分辨,此时此刻下身的爱液,到底是来自于阿飞多一些,还是来自于阿鑫多一些。

  就当阿飞惊慌失措的时候,旁边传来了阿鑫的声音。

  「哪里湿了?是不是生病了?」

  阿飞一听说小竹可能生病了,立刻担心得不得了,连忙问道:「生了什么病?严重么?」

  「哦……我来帮忙检查一下。」

  也不等阿飞回答,阿鑫的手就已经熟练地伸了过来,在小竹的身下摸索起来。
  虽然阿飞对于阿鑫的这种「朋友妻、非要欺」的做法非常不满,但是阿飞在稍作犹豫之后,并没有去阻止阿鑫的手。

  在「对小竹的关心」与「对小竹的独占欲」之间,阿飞对小竹的关心最终占了上风。

  阿鑫为小竹检查身体,虽然会使阿飞自己痛苦难过,但是,却可能对小竹的身体有好处,不是么?

  清纯处男的爱情,就是这么伟大!

  况且,小竹之前就已经被阿鑫摸过了,不是么?

  再多摸几下,似乎,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损失……阿鑫似乎觉察到了阿飞的郁闷,安慰他道:「你不要担心,我的经验很丰富。」

  对于阿鑫自诩的「经验丰富」这一点,阿飞深信不疑。

  阿鑫个头不高,也不强壮,甚至有些瘦弱,但是他却能够成为众多男生的精神领袖,不是没有原因的。

  这其中的原因就是,阿鑫掌握了很多男女之事方面的神奇知识——而这种知识,大多数男生都极为渴求,却又被严令禁止。

  10。湿的更厉害了

  阿鑫的「经验丰富」很快就得到了验证。

  在窗外微光的照耀之下,阿飞守在一旁,眼睁睁地看着阿鑫的手指,隔着薄薄的长裙,抚摸自己心爱女人的身体。

  阿鑫那灵巧的手指,在小竹微微隆起的下身之处,时而抚摸,时而轻戳,时而拨弄……运指如飞,如同行云流水。

  即使心里很不是滋味,阿飞也不得不承认,阿鑫抚摸小竹下身的手法娴熟而美妙,甚至算得上是一门艺术。

  阿飞清楚地感觉到,在阿鑫碰触到小竹的那一刻起,小竹的身体就像一张拉满的弓一样,绷得紧紧的。

  阿飞甚至能够感觉到,小竹的心跳变得越来越快,似乎要从她那剧烈喘息的小胸脯中跳出来。

  片刻之后,小竹闷哼一声,猛地夹紧了双腿,将阿鑫那只作恶的手死死夹住,不让阿鑫再动分毫。

  阿飞关心地问道:「小竹,你怎么了?」

  小竹没有回答,阿鑫却命令道:「阿飞,你快把小竹的腿扒开,我似乎摸到了什么,就差一点点了!」

  到底摸到了什么?还差一点就怎样了?

  阿鑫没有明说,阿飞也来不及细问。

  阿飞胳膊的力量很大,他握着小竹的膝盖,分开了小竹的双腿。

  不论小竹怎么用力,她的双腿再也合不上了。

  下身的秘密袒露无遗,再也无处躲藏。

  小竹轻叹一声「阿飞」,后续的话,却再也说不出来——为了不呻吟出来,她不得不花费100% 的力气和意志力,来压制自己的呼吸。

  阿鑫感受到小竹的身体开始变得越来越热,她下身处的肌肉也开始地微微颤抖。

  经验丰富的阿鑫自然知道这些征兆都意味着什么,他兴奋地做出了预言:「马上就要来了!」

  阿飞问道:「什么快来了?」

  阿鑫突然停止了所有的动作,把手从小竹的身上拿开。

  小竹不由自主地弓起了身子,向前挺动鼓胀的鲍鱼,去寻找快乐的来源。
  就在这时,阿鑫低喝一声,然后似重若轻地在小竹的下身处,拍了一下。
  「噗呲!」

  小竹高潮了。

  一股热流从她的体内,汹涌而出。

  在这漆黑寂静的深夜里,这一声音显得格外明显。

  小竹嘤嘤嘤地哭了起来,止也止不住,不知道是出于激动,还是出于羞愧。
  11。不许再往里摸了

  阿鑫明知故问道:「发生了什么?」

  阿飞迟疑了一下,才很不确定地答道:「似乎……有一股水……从里面喷了出来?」

  阿鑫好奇地问:「这……这是小便么?」

  阿飞无语,他完全不懂。

  你喜欢我,我喜欢你。

  在阿飞的心中,男生和女生之间的爱情,就是这个样子,简单而单纯。
  但是今天,阿飞才发现,原来男女之间的事情,竟然如此的复杂,而且陌生。
  阿飞有很多疑问。

  小竹为什么会默许阿鑫摸她的身体?

  小竹的身体为什么会产生这种反应?

  阿鑫为什么懂得那么多?

  都没有答案。

  阿鑫的声音再一次在耳边响起。

  「小竹似乎病得挺重。」

  「搁着裙子摸,摸不出来什么,我要掀起裙子,把手伸进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阿飞拒绝了。

  阿飞只是缺知识,并不缺智商。

  阿飞的回答是:

  「不许再往里摸了!」

  「你去摸小雨吧,小竹由我来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