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制服性奴【完】
制服性奴【完】
>
我的公司是一间售卖电脑软件及电脑游戏的零售店,我为招徕生意,将女同事的制服来个大改变。制服改变了後,女同事们虽有怨言,但找工作困难,所以也是敢怒不敢言,被逼穿上新制服上班。

新制服的设计是这样的:上身是一件小可爱胸衣型的白色幻彩半透明衣服,领口是大V设计,因此,一半酥胸都暴露了出来。而下身是一条又紧又窄的鲜橙色幻彩超短裙,只能刚好包着臀部,最後配一对白色高跟凉鞋。

公司的女同事大多样貌不太出众,身材又是平凡,只有两个是样貌及身材都超乎标准,其中一个是小雪。

小雪一头又长又直又乌黑的秀发,高度170cm,20岁,肌肤雪白无瑕光滑柔嫩,身型纤细修长,三围是34C,23,34,样貌很像韩国玉女全智贤,但动人的妩媚中多了几分冷艳高傲。

另一个是白天还在念高商的工读生小伶,17岁,很幼齿鲜嫩,一头长发,三围不是太突出,34B,21,33,胜在样子清纯甜美楚楚动人。身高162cm,样貌很像日本色情片玉女三原夕香早期幼嫩的样子。三原夕香和全智贤都是我平常性幻想的超级偶像。

因为这样,她们俩常成为顾客们眼神及行动上非礼的目标。

事实上她们也是我性幻想的对象。

她们俩都是sales,负责推销及介绍公司的产品。换上新制服後,我们的生意额的确是大幅增加,顾客来往不绝。有不少都是被她们俩的"美色"吸引而购买产品。

顾客们会扮作不太懂得产品的资料,要她们俩讲解,他们站在她们身旁,手臂贴着手臂,而他们的目光就定点在胸部和臀部。有些更大胆的,会抚摸她们俩的大腿,还不时像不小心似的用手碰撞她们的臀部和胸部。

想不到我却因此目睹并参与她们俩失去宝贵的处女,那天有三个中年男人同时走进店铺,他们是朋友,也不时来看看一些新推出的软件,不过多看少买,但购买时都是买三份,而且都是一些中高价钱的货品。

他们一向都是由小雪推销的,今次也不例外。小雪本来想带他们去看新产品,但他们说想找一套比较冷门的软件,而且更是少数软件公司会入货的软件,於是就走到店铺最角落房间里面。

那个角落被另一排架子遮挡着,不是故意走进去,别人是没法窥见的。而且只要锁起来,其他员工通常都不会进来,他们三个进来时便立刻锁门。

正因这样,小雪也就成了他们的"玩具".我从监视器目睹,立刻从暗门来到那个房间可以清楚看到的隐敝处他们三个围着小雪,她讲解着那件货品,他们贴紧她的身躯。其中一个已把手伸进她的超短裙里,隔着白色蕾丝的T字型内裤轻抚着她又翘又粉嫩的屁股及柔嫩的花瓣。

「不要……不要这样……呜……求求你们……放过我……」另外两个分别站在她左右两旁,把她的背心沿手臂拉低,露出她白色蕾丝的胸罩,及雪白幼嫩的大半酥胸。

他们三人看到,面目开始变得淫贱。在小雪後方的一个猥琐肥胖的秃头,急不及待的把小雪的T型小内裤拉下,褪至大腿中间,并把她的超短裙拉高至腰部,淫猥抚摸她的浑圆结实紧绷高翘的白嫩美臀。

左面是小胡子,右面是全身肥肉的肥猪。小胡子看到,立即把小雪左边的胸罩吊带拉下,肥猪也一样,他们拉下她的胸罩,暴露出她的一双雪白鲜嫩的美乳。

「啊……不行……求求你……不要这样……住手啊……呜……求求你……」小雪轻声哀求他们停手,他们却不理会她,还说:「你实在太漂亮,我们欣赏你的身材很久了,也幻想过无数次触摸的感觉,现在终於有机会了,放心,我们抚摸完後,定会替你购买许多套软件。」秃头不断抚弄小雪的处女嫩唇,用指尖不断轻捏她的阴核。小胡子和肥猪就分别把玩她的乳房,除了用手揉搓,更用口舌又啜又吮。

小雪被他们弄得越来越痛苦,她呼吸急促,轻声啜泣。

而且更按捺不住轻声呻吟起来。又怕被别人听到,感到很羞辱,痛苦非常。

小雪啜泣:「啊……不行……求求你……不要这样……呜……放过我……求求你……」然後秃头走上前来抚弄她的胸部,肥猪则接替秃头位置,继续轻捏她的阴核,还用手指浅插她的阴道。

小雪还是处女,却在店铺中,被三个陌生的男人看尽身体,更被他们熟练地挑逗着,又怕被人发现,令高傲的小雪感到非常羞辱,大大提升了男人兴奋的感觉。

小胡子说:「我很久没碰过乳头还是浅粉红色的女孩子了,而且乳房还这么白嫩,又坚挺,又圆有弹性,真是令我爱不释手。」肥猪接着说:「就是嘛……你们看,她的阴毛乌黑有光泽,柔软又浓密,必定是非常适合做爱!」秃头又说:「这还不只,她刚才只被我轻轻撩弄,已经淫水溢出,更源源不绝,滑得溜手,极品呀!」秃头说完,肥猪立即蹲下来,拉开小雪双腿,低头欣赏小雪的嫩唇。

被他们这样评头品足,更"仔细"地观赏研究,小雪羞愧得想找个洞钻进去。突然,肥猪用舌尖舐小雪的阴核,再掰开她的嫩唇,钻进她的阴道内打圈,然後又游到她的阴核,又吮又舐。

秃头小胡子也不甘示弱,不断搓弄她的乳房,吸啜她的乳头,忽然秃头捧着小雪的脸,强吻着她鲜嫩的樱唇:「舌头伸出来」他舔弄吸吮小雪的舌尖,不停搅动她柔软的舌头,小雪感觉十分恶心。他一面强吻着小雪,一面搓弄她的乳房,然後强迫她蹲下,再把肉棒送到她嘴边。丑陋的粗大肉棒,长足20公分,带着恶心的腥臭,呈现在小雪的面前。

「不……不要……饶了我吧……」秃头按着她的头:「我受不了啦,你实在一脸欠人干……给我乖乖地吃,让大鸡巴舒服,待会干起来才够力。……。」小雪带着泪水,用自己的嘴唇压住肉棒的侧面,然後移动香唇在各处亲吻,接着拢起落在脸上的头发,在秃头硕大的龟头上轻吻。

然後他按着小雪的头将已勃起的20公分粗大鸡巴塞入她的樱桃小嘴,一下一下狠狠的抽插,秃头拨开披散在小雪脸上的秀发,看自己的大肉棒在小雪的嘴里进出的情形,清丽秀美的脸因羞辱而发红,沾上唾液发出湿润光泽的肉棒,将她的樱桃小嘴当成小穴一样激烈地抽插。

我兴奋极了,一面手淫。简直像全智贤被强迫拍A片的现场。

几分钟後,秃头把肉棒抽离她的嘴唇,小胡子立刻将腥臭的粗大鸡巴插入她的樱桃小口,秃头在後面用手指猛搓小雪的花瓣,撩起她的超短裙,淫猥抚摸她浑圆结实紧绷高翘的白嫩美臀,他的超硕大的龟头则从後面磨擦着她湿淋淋颤抖的花瓣。

「求……求你……不要……不要……呜……放过我……我还是处女……呜呜……求……求你……放过我……」。「我最喜欢干处女了……像你这么漂亮又一脸欠干,还是处女……我们一定干死你……」秃头抓着小雪的白嫩美臀磨擦了她的花瓣一会,噗滋一声从背後直插而入,小雪纤细雪白的背像触电般激烈弓起,撕裂的剧痛令她几乎死掉……「不要啊……呜……好痛……啊……啊……会死……求……求你们……不要……呜……啊……啊……会死啊……呜呜……放过我……啊……啊……求……求你们……」小雪松开口交的樱唇,楚楚可怜的哀叫着,她泪流满面,雪白纤弱的娇躯颤抖扭动,她的哀叫楚楚可怜,声音娇柔销魂,是男人听了会更兴奋勃起的声音。

艳红的破处鲜血混着淫水从小雪的雪白大腿流下,秃头噗滋噗滋狠干,小胡子则继续将她的樱桃小嘴当成小穴一样激烈地抽插。肥猪躺在小雪下方,搓揉着她的白嫩胸部,舔着她鲜嫩可口,因感觉恶心而颤抖的粉红乳头。

「啊……啊……啊……呜……好痛……啊……啊……会死……呜……啊……啊……求……求你们……不要再干我了……不要……呜……啊……啊……会死啊……不要……呜呜……不要啊……呜呜……放过我……啊……啊……呜……啊……啊……呜呜……求……求你们……不要再干我了……」「好紧……我最喜欢干处女了……欠人干……好紧……干死你……欠人干……干死你……干死你……」秃头那根粗大鸡巴一下一下狠狠的抽插,每次插入都将阴唇挤入阴道,拔出时再将阴唇翻出,红嫩阴户的淫水已经被干成白稠黏液,秃头干的噗滋噗滋,小雪高高翘起浑圆白嫩的屁股被撞的啪啪作响。

「呜呜……啊……呜呜……不要啊……啊……啊……呜呜……啊……啊……求……求你们……不要再干我了……呜……啊……啊……」秃头小胡子2人一前一後干着小雪,前後猛干,干的她娇喘嘘嘘,柔媚可怜的声音无力的呻吟求饶……「喔……好紧……太爽了……欠人干……叫大声点……腰真会摇嘛……嘴里说不要,腰却摇成那样……假清纯……假圣女……欠人干……干死你……喔……喔……太爽了……干死你……」秃头双手紧抓着小雪纤细的腰肢激烈地摇着,噗滋噗滋猛干。

「喔……太爽了……喔……喔……太爽了……」小胡子按着她的头兴奋地呻吟,他拨开披散在小雪脸上的秀发,看自己的大肉棒在小雪的嘴里进出的情形,雪白的喉咙痛苦地抽动。

秃头兴奋淫叫:「要……要射了……一起射吧……」更凶猛激烈地摇着小雪纤细的腰肢,狠狠的摇着并猛干。

小雪觉得自己的纤腰快被凶猛折断似的。

「不……不要射在里面……」秃头不顾小雪楚楚可怜的哀求,将精液满满地喷在她体内。

小胡子同时紧按住小雪的头,使精液射在小雪嘴里,肉棒抽出时部分精液喷在她美丽清纯的脸上,小雪被迫喝下腥臭恶心的精液,但是一部分白浊精液仍从她艳红的唇角流下,美丽冷艳又娇媚的脸上喷满精液配上凄楚受辱的神情,令男人看了更兴奋勃起。

「给我舔乾净」秃头和小胡子要小雪再用小嘴轮流为他们的肉棒清理,他们也轮流与她舌吻。

肥猪立刻接棒,从後面抬高那浑圆紧绷高高翘起的白嫩美臀,龟头磨擦她被干成湿黏黏糊成一片的嫩唇,然後顺着秃头灌得满满的精液噗滋插入,噗滋噗滋猛干。

「不要啊……呜呜……啊……呜呜……不要……不要……啊……啊……呜呜……放过我……啊……求……求你们……不要再干我了……啊……啊……」小雪哀叫着,她柔媚销魂的呻吟楚楚可怜,是男人听了会更想狠狠蹂躏的声音。

肥猪还强迫她转头,强吻着她鲜嫩的樱唇,一面噗滋噗滋干她一面恣意舔弄含吮她柔软的香舌,小雪泪流满面,雪白纤弱的娇躯因感觉恶心颤抖扭动,我已受不了,脱光衣服,立刻握着勃起的大肉棒加入,小雪和三个色狼都吃一惊。

「经理,你……你为什么……」小雪哀叫着,三个色狼马上明白我这个经理不但不是来制止,反而是来参加轮奸。我看到小雪哀凄的眼神里充满嫌恶,这让我更兴奋。

我一向知道公司女同事讨厌我猥琐淫邪的神态,尤其是小雪和小伶因为最美最诱人,所以我常利用经理权力对她们性骚扰,她们俩对我一定最厌恶。想到马上就可以干到梦寐以求的其中一人,她越对我嫌恶,我干起来就越狠越爽。

我等肥猪强吻完,立刻捧着她凄楚动人的俏脸强吻她鲜嫩的樱唇,舔弄吸吮她柔软的香舌,肥猪仍然激烈地摇着小雪纤细的腰肢,狠狠的摇着并猛干。

小雪看起来被干得很想叫,她柔软的舌尖抗拒地推挤我恶心的舌头,但舌尖的推挤交缠反而让我更兴奋,我舌吻了一会,粗大的肉棒便插进她的小嘴抽插,真是太爽了,我按着小雪的头兴奋地呻吟,拨开披散在她脸上的秀发,看自己的大肉棒在小嘴里抽插,看着她雪白的喉咙痛苦地抽动,看着她一面啜泣地口交,一面被背後恶心丑陋的肥猪干得死去活来,我们前後猛干20分钟,一起射精。小雪整个人被我们操到虚脱,柔媚可怜的声音无力的呻吟求饶……她美丽清纯的脸上,红嫩的小穴和阴毛上黏糊糊的都是我们白浊的精液,看的我们立刻勃起,要她再用小嘴轮流为我们四人的肉棒清理,我们也轮流与她舌吻。我握着勃起的大肉棒,准备好好享受小雪刚开苞的嫩穴,门忽然打开,大家来不及反应,只见两个男顾客一左一右押着小伶进来,看到小雪被四个野兽般男人轮奸的活春宫,「小雪姊姊……」跟小雪情同姊妹的小伶不敢置信的看着全身精液的小雪。

「不要……不要看啊……」小雪无力的呻吟那两个男顾客一个也是中年人,光头,高大粗壮,满脸横肉。另个大概五十几岁,猥琐老头。

光头嘻嘻淫笑:「我还想另个美人儿怎不见了?原来被你们先干了……」我的龟头在小雪湿黏黏的花瓣上摩擦着,想着先干谁好?嘿嘿,小伶不知是否处女,我就赌一赌吧。

「老大,幼齿这个先让我尝尝吧,这边这个像全智贤随便你怎么干。」光头淫笑:「反正两个今天我都要干到爽……」光头脱光衣服,露出粗壮的肌肉,以及狰狞的巨根,长足25公分。

他按着小雪的头将已勃起的25公分粗大鸡巴插入她的樱桃小口,激烈地抽插。

我强迫小伶双手扶着墙壁,屁股抬高,我从她背後紧贴着她,撩起她的超短裙,淫猥抚摸她的浑圆结实紧绷高翘的白嫩美臀,隔着白色蕾丝丁字裤轻抚着她粉嫩颤抖的花瓣。

「经理,不……不要……饶了我吧……住手啊。……呜……求求你……」小伶啜泣,她的哀叫柔媚可怜,很是销魂,令我想赶快插进去。

「嘴里说不要,内裤已经湿成这样了……」我褪下她的白色蕾丝的T字裤,挂在她的左膝,我一面淫猥抚摸她的白嫩美臀,一面把肉棒抵住嫩唇磨擦了起来。

「不要啊……呜呜……。啊……不要……不要……啊……啊……呜呜……放过我……啊……啊……不要啊……」小伶啜泣哀叫,吓得全身颤抖。

一旁已传来光头的淫笑和小雪哀绝的娇喘呻吟,我转头看,小雪这边正被光头从背後抱着,淫猥抚摸她浑圆紧绷高翘雪白的幼嫩美臀,特别硕大的龟头从後面磨擦她被干成湿黏黏糊成一片的嫩唇,流出秃头和肥猪的白浊精液混着淫水和艳红的破处鲜血一大片,光头磨擦了一会,噗滋一声从背後直插而入,顺着秃头和肥猪灌得满满的精液狠狠噗滋噗滋猛干。

「不要啊……呜……好痛……啊……啊……会死……求……求你们……不要……呜……啊……啊……会死啊……呜呜……放过我……啊……啊……求……求你们……不要再干我了……」小雪大声哀叫,刚开苞的蜜穴被25公分巨根猛干,一定痛死了,猥琐老头立刻将粗大鸡巴插入她的樱桃小口,按着她的头跟光头前後猛干。

我从背後紧贴着小伶,大肉棒在她股间激烈摩擦那鲜嫩的花蕊,弄得她花蕊湿透,左手搓着雪白幼嫩的屁股,右手撩起背心,脱掉蕾丝胸罩,开始尽情搓揉她雪白幼嫩的乳房,揉弄着她鲜嫩可口,因感觉恶心而颤抖的粉红乳头。

「不要啊……呜呜……啊……不要……不要……啊……啊……呜呜…………」小伶啜泣哀叫呻吟,全身颤抖。

「舌头伸出来,快点。」我强迫她转头,强吻着她鲜嫩的樱唇,恣意舔弄含吮她柔软的香舌,她的舌尖抗拒地推挤我恶心的舌头,但舌尖的推挤交缠反而让我更兴奋。

「舌技很棒喔,吃大棒棒一定很爽……」我淫笑着,强迫她蹲下,抓住她的手来到血脉贲张的肉棒上,强迫她开始轻轻的揉搓。

「不要啊……呜呜……不要……呜呜…………」我强迫小伶用舌尖在龟头及龟头到根部处舔舐着,并将肉棒含入嘴里吸吮,「喔……太爽了……喔……喔……太爽了……」我按着她的头兴奋地呻吟,我拨开披散在她脸上的秀发,看自己的大肉棒在小嘴里抽插,她的雪白喉咙痛苦地抽动,舌尖抗拒地推挤我恶心的龟头,反而让我更兴奋。

口交几分钟後,我把肉棒抽离她的嘴唇,秃头立刻将沾满精液及小雪淫液的粗大鸡巴插入她的樱桃小口,我回到小伶背後紧贴着她,大肉棒在她湿淋淋颤抖的花瓣上激烈摩擦一会,双手抓着那柔软纤细的腰肢,准备插入。

「不要啊……求求你……不要……呜呜…………」小伶恐惧地哀叫,全身颤抖挣扎。

「你还是处女吧」我兴奋淫笑:「我可是你第一个男人喔,我要你永远记得我…………」我噗滋一声从背後直插而入,柔软鲜嫩的肉壁紧紧的夹着并缠绕我的肉棒,我感到龟头抵住她贞洁的薄膜,「果然是处女,真紧」我向对面的秃头淫笑,开始激烈地摇着小伶纤细的腰肢,狠狠的摇着并猛干。

艳红的破处鲜血混着淫水从雪白大腿流下。

「不要啊……呜……好痛……啊……啊……会死……求求你……求……求你们……不要再干我了……呜呜……啊……啊……会死啊……呜呜……放过我……啊……啊……」小伶松开口交的樱唇,娇柔销魂的声音楚楚可怜的哀叫着,雪白纤弱的娇躯颤抖扭动,我狠狠噗滋噗滋猛干,小伶高高翘起浑圆白嫩的屁股被撞的啪啪作响,艳红的破处鲜血混着淫水从雪白大腿流下,秃头按着她的头,跟我前後猛干。

「好紧……我最喜欢干处女了……假清纯……假圣女……欠人干……好紧……干死你……欠人干……干死你……干死你……」我双手抓着她白嫩的屁股猛抽猛插猛旋猛抽,噗滋噗滋地猛干,可怜的美少女不但被我开苞,还被我干得死去活来。

干了15分钟,我更凶猛激烈地摇着小伶纤细的腰肢,狠狠的摇着并猛干。

我兴奋淫叫:「要……要射了……一起射吧……」「不要啊……不要射在里面……」「认了吧……射在里面才爽呢……全部给你灌进去……」我当然不顾小伶楚楚可怜的哀求,将大量精液满满地喷在她体内。

秃头也喷得小伶满脸白浊男汁。

另一边,粗壮的光头也狠狠地将精液喷满小雪体内,他抽出巨根,还是完全勃起的,他走向蜷曲在地上喘息的小伶,魔掌恶心搓着雪白幼嫩的屁股,「不要啊……求求你……不要……呜呜…………」小伶微弱无力地哀叫,吓得全身颤抖。

「刚刚那个像全智贤的干得太爽了,换这个幼齿的吃……」光头掰开她的臀沟,中食二指搓弄她被干成湿黏黏糊成一片的嫩唇,流出我的白浊精液混着淫水和艳红的破处鲜血一大片,「不要……饶了我……求求你……」小伶楚楚可怜的求饶,雪白柔弱的娇躯浑身发抖。

我在旁边看得十分兴奋,想着小伶刚开苞的嫩穴马上被25公分巨根蹂躏猛干,一定痛死她了。

「舌头伸出来,快点。」光头强迫她转头,强吻着她沾着精液的鲜嫩樱唇,恣意舔弄含吮她柔软的香舌,特别狰狞恐怖的超大龟头从後面磨擦她湿黏黏糊成一片的嫩唇,抬高她的屁股,噗滋一声从背後狠狠插入,「啊……好痛……啊……啊……会死……啊……求求你……。不要……呜呜……啊……啊……会死啊……呜呜……放过我……啊……啊……」小伶惨叫哀嚎,纤细雪白的背像触电般激烈弓起,撕裂的剧痛令她几乎死掉……光头一面噗滋噗滋干她一面恣意舔弄含吮她柔软的香舌,凶猛激烈地摇着她纤细的腰肢,狠狠的摇着并猛干。

小伶泪流满面,雪白纤弱的娇躯因感觉恶心颤抖扭动,小胡子握着勃起的大肉棒,插入她的樱桃小口,按着她的头跟光头前後猛干。

我和秃头看得十分兴奋,不停手淫。

另一边,猥琐老头坐着,搂着小雪噗滋猛干并恣意舔弄含吮她充满精液味道的柔软舌尖,小雪跨坐在老头大腿上,老头子双手抓着她柔嫩的屁股激烈摇着她的纤腰,大肉棒由下往上噗滋噗滋地猛干,我走过去,站在小雪背後,双手从她的身後握住她鲜嫩柔美并且涂满精液的雪白乳房,顺着上下摇动的节奏恣意搓揉。

5分钟後,老头也喷在小雪体内,我立刻搂着小雪,强制地激烈舌吻,我强烈感到小雪特别嫌恶跟我们接吻,这让我更兴奋地用舌头与她的舌尖搅动交缠,然後按着她让她仰躺桌上,我抬高她修长雪白的双脚,架在我的双肩上,下体紧贴她的下体,大龟头磨擦她被干得湿黏黏糊成一片的嫩唇,白浊的精液仍不断流出。

「不要啊……不要……呜呜…………不要……」我在小雪销魂的求饶与呻吟中恣意舔弄含吮她柔软的唇舌,「嘿嘿……终於被我干到了吧,平常一副圣女样,还不是被干得一直浪叫……看我怎么把你干死……」我一面淫笑,一面用力插进她被灌满精液的美穴。

灌满精液饱受摧残的柔嫩肉壁紧紧的夹着并缠绕我的肉棒,我强吻着她鲜嫩的樱唇,一面噗滋噗滋干她一面恣意舔弄含吮她柔软的香舌,双手恣意搓揉她鲜嫩雪白的乳房。

肥猪等我吻完,便捧着她垂下的头,将湿黏的肉棒插入她嘴里猛干。我将她修长雪白的双脚架在双肩上狠狠干了十分钟,再将小雪翻转成背後位,让她继续为肥猪口交,我双手抓着她白嫩的屁股猛抽猛插猛旋猛抽,噗滋噗滋地猛干。

10分钟後,我也满满地喷在小雪体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