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血泪录外传之堕落侠士】(1-3)
>
   江湖,在这弱肉强食、物欲横流的江湖,处处有陷阱,时时有诱惑,稍有不慎,就会一失足成千古恨,正邪易位,侠士变淫贼。对这一点,少年侠士张豪在二十多年后成为淫乱江湖的大魔头后方深深的体会到。

    张豪的第一次性启蒙,缘于那次剿灭逍遥帮之战。逍遥帮是一个横行荆南(今湘南)逍遥山一带,奸淫掳掠、无恶不作的江湖邪派。该帮鱼龙混杂,多是一些下三滥之辈,并无武功特别高强之士,但正是因其武功并不出众,被人轻视,帮众往往靠下蒙药、设圈套、吹迷烟等不入流手段取胜。“玉女门”出于江湖道义,几次派人前往剿灭,但都是无功而返,门中好几名女弟子清白反遭玷污。

    为彻底铲除为祸江湖的逍遥帮,玉女门主柳紫茵决定派出门中第一高手、江湖十大美女排行榜中排名第八的“飞天玉凤”凌寒香出马,同时为稳妥起见,邀请同道盟友雪山派掌门严万钧调派好手协助。

    严万钧自接到邀请帖后,思虑再三,决定派师弟张豪前往,出发前,他凝重地对张豪说道:“师弟,你此次前去衡州(今衡阳),先与凌女侠会合,前往铲除逍遥帮,该帮中人俱是宵小之辈,奸诈狡猾,一路上务必小心谨慎,我随后就到。”张豪一听可以闯荡江湖,不禁喜上眉梢,忙不迭答应下来。

    随后,张豪赶往衡州,与凌寒香会合,两人分乘快马,直奔逍遥帮总舵逍遥山而来。逍遥山位于衡州南部百多公里处,地处春陵水之滨,香风镇之北。来到山脚下,但见丘陵起伏,溪壑流泉,鱼跃明塘,佳木繁荫,山中到处生机勃勃,景色壮美。

    “张大哥,此处已是逍遥帮地界,咱们从何下手?”凌寒香美目顾盼,转对张豪说道。

    “依我之见,不如直捣逍遥帮总舵,趁其不备,一举拿下。”张豪初次闯荡江湖,豪气冲天,在他眼里,小小的逍遥帮不堪一击。

    “张大哥所言不差,依小妹之见,咱们应先查探逍遥帮总舵所在,然后昼伏夜行,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凌寒香尽管只有十九岁,但跟随师父柳紫茵行走江湖多年,江湖经验可算丰富。

    正当两人望着峰峦叠障的群山,商量该立时强攻,还是应另觅捷径偷袭时,此时突然传来一阵呵呵大笑,山脚边灌木丛中竟钻出两个猥琐瘦高汉子,这两人一见凌寒香,圆睁着滚凸的鲤鱼目,紧盯着她高耸的酥胸,差点流出口水来。

    “呵呵……美女主动送上门啦……李万,我俩艳福不浅啊……玉女门的骚货真是一个比一个风骚,一个比一个水灵……”

    “不错……张千,你看这个妞,比前阵子我俩疯玩的那几个强多了……奶又大,屁股又翘,干起来准他妈爽歪了……”

    这两人一出场就不干不净说起来,只把张豪气得七窍生烟。凌寒香一张俏脸也是红了又白,白了又红,酥胸起起伏伏,显是气恼至极。

    原来,张豪和凌寒香一在香风镇出现,立即就给人盯上了。逍遥帮耳目遍布,香风镇又是穷乡僻壤,凌寒香这么美貌的女子难免引人注意。盯上他们的这俩人,一叫张千,一叫李万,都是逍遥帮的好淫之徒。

    张豪一声怒吼,拔出长剑,一跃而起,一式“雪花片片”,立时将张千裹在剑影之中。凌寒香见张豪动手,一旋身长剑出鞘,直刺李万眉心。张千、李万不料说动手就动手,仓促之间,抽刀抵挡,两人武功甚是稀松平常,不几招便被张豪和凌寒香杀得气喘呼呼,狼狈不堪。